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太久不更新了掉粉了呜呜呜

说好的日常.1

_| ̄|○扩列过我的小可爱们肯定都知道——

yys里的一目连,是我的明月光_(:ᗤ」ㄥ)_

玩了多久爱了多久哎

就是抽不到

抽不到

不到

……

哭了

吃双龙的我一直觉得是我寮三只荒的错呜呜呜


  你们想想看哈:连连一来我寮,抓着我的手还走得有点跌跌撞撞的。我怜惜地把他抱起来,让他窝在我怀里。

  我亲吻着他的额头,告诉他我寮的荒宝已经等了他太久太久了。

  他紧了紧抓住我衣襟的双手,对我点了点头。

  进寮的瞬间,三只荒就冲到我们面前。

  最小的大概有了六七岁,直接扒着我的腿,伸手去够连连的手,不太够得到,有些气结。气鼓鼓地涨着脸,也不愿意开口拜托我把连连放下来。

  十几岁的少年荒显然沉稳不少,但双手环胸,微微挑眉,不满的情绪倒也明显。

  最大的荒已经二十多了,平静地看着我怀里的连连,情绪收敛得很好,只有一双幽深的眼里什么都藏不住,情感蓬勃着。最后却只是唤了另外两个自己,三人排排站着,露出属于自己年龄段的笑容:

  “欢迎。”


  哦豁,一只连连伺候三只荒。

  要命辽。


  这么一想难怪抽不到一目连(._.`)。

【胜出】请变成“马猴烧酒”吧!

△含all出要素!

 @萘萘菓今天也要监视太太们 

——————


  绿谷出久虽然因为熬夜总是起得不早,但他还从来没有睡到过现在这个点。「搞不好要迟到了!」他皱着眉这样想着,加快了刷牙的速度。


  用超乎想象的短暂时间收拾好了所有,狼吞虎咽地吃了早饭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绿谷出久极佳的意志力于是体现在他对「非特殊情况不可使用个性」的准则的牢记。他只是发了疯般地迈着腿,却没有一星半点要使用个性的想法。


  拐角,一个很容易出现意外的地方。绿谷出久从来没有高速经过过这里,于是本着最谨慎的态度还是选择了减速。


  但绿谷出久知道考虑减速,别人可不一定。一个迅速闪过拐角的身影狠狠撞了过来。


  来不及刹住了——


  还没等绿谷出久的大脑快速转过百八十个弯,得出哪怕一个解决方案,这人就已经一头把他撞倒在了地上。


  “啊。”撞到他的少女像感觉不到痛一样,随手揉了揉自己被撞到的头,骑在绿谷出久身上却也不急着下去,面无表情的,倒是绿谷出久红着脸几乎要变成火山当场喷发。


  少女看看他,原本只有右手按在他胸口,却平静地把左手也按到了他胸口的位置。她表情淡淡地,突然走步骤般地说了句:“诶呀,抱歉。”然后就站起了身,又很快很快地跑走了。


  绿谷出久躺在原地,表情在这个瞬间呆滞到呈现出一种空白。他顶着满头问号在原地傻坐了会儿,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要迟到了,这才匆匆忙忙起了身,又跑了起来。


  已经跑远的少女还在继续跑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


  绿谷出久一路上都没有奇怪的感觉,于是他觉得早上这场相撞就是个意外。但是当他拉开教室门,开口刚要和班上的同学们打招呼的时候,胸口猛然一痛,像是有什么钻出了身体。


  绿谷出久和看过来的大家一声没吭地彼此对视了许久,还是胸口泛痛的地方吐出来的橙色泡泡打破了这片寂静。


  有一颗泡泡浮起来,飘到绿谷出久眼前,在他变成斗鸡眼的前一秒,突然炸开。于是泡泡们像得了指令,一窝拥地冒出来,把绿谷出久包了个严严实实。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有状况,连忙冲过来要救绿谷出久,结果跑得最快的人指尖还没碰到泡泡,泡泡就“啪”一下,全部炸裂。


  那人的指尖最后戳到了绿谷出久的胸口——那里有一枚被浅金色蝴蝶结包裹的绿色宝石。


  问题是,


  浅金色,蝴蝶结???


  绿谷出久一下压住了下面的超短裙:“噫——?!?!?!”



  英雄科一年A班的绿谷出久变成了穿着“魔法少女”衣着的“魔法少年”,这样的消息,几乎是争分夺秒地传爆了整个学校。靠得近的班级里,有些有个性优势的学生,比如那位使人操心的同学,就通过和A班人的“交谈”获得了绿谷出久的第一手照片——


  甚至有某个头发上有闪电符号的嘴快的同学,已经给绿谷出久取上了“久子”这样的名字。虽然被打傻了,但还是为班级的热闹气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女孩子穿成这样可不行啊!”饭田天哉很快想起他作为班长的职责,二话不说就要破规矩:为了给绿谷出久披上外套而在学校里脱下校服。


  但八百万百作为富家千金,显然会比饭田天哉更知道女孩子在着装上的喜好。超迅速地挡下饭田天哉的“破戒”后,八百万百很快为绿谷出久制出了一套白无垢。


  绿谷出久:“……我是男的啊喂!只是穿上了女装而已!!!”


  经过一番试探,同学们得出了一个真理:


  绿谷的衣服,脱不掉。


  首先,是连体裙。其次,因为是直接变出来的,所以根本没有拉链之类的东西。最后,


  这衣服的材质好的不像话,如果可以真想拿来做战斗服,高弹,贴合,柔韧,刀枪不入,耐寒耐热还耐酸。


  绿谷出久,心力交猝。


  这场混乱中,只有爆豪胜己猩红着一双眼睛,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响,一动不动。他阴沉着脸色,看绿谷出久被人群包围着闹腾,眼神紧锁在了绿谷出久没有衣料包裹的每一寸皮肤。


  眼前的绿谷出久,是在折寺的时候的样子。四肢纤细,皮肤白嫩,比现在的绿谷出久秀气不少,隐隐有点女孩子气。


  爆豪胜己看绿谷出久,突然有了种在看和绿谷出久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的感觉。


  爆豪胜己突然想起还在折寺的时候,早熟的男生们为了炫耀自己的厉害,比赛似的极尽所能地用下流词汇去对女生们评头论足。


  爆豪胜己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参加他们的对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听不到男生们的对话。


  爆豪胜己死死盯着绿谷出久露出来的皮肤,看着男生们最喜欢讨论的脖颈、肩头、锁骨、手腕、大腿——他知道绿谷出久不是女人,打小就知道,但目光的追逐什么时候会因为性别的异同就改变?


  从未,


  从未。


  爆豪胜己猛地起身,椅子与地面快速摩擦,发出令人头皮都发麻的声音。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爆豪胜己一步一火焰地走向绿谷出久,倒像是亲友见证下正在红毯上疾步,要去迎接自己的新娘。


  虽然这位新郎一看就相当不好惹。


  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带走,很快却又丢下了绿谷出久一个人回到了教室。他翻出自己的运动服,很快地又走了出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绿谷出久才跟着爆豪胜己走了回来,手里捧着小裙子,身上穿着爆豪的,对他来说有些松垮的衣服。


  绿谷出久回来的时候走路有点怪怪的,大家一问,他就红了脸、一副要哭的样子。爆豪胜己看着,脾气很臭地一咋舌,大摇大摆地,打了胜仗般的嚣张,伸手一把勾过绿谷出久的脖子:“给老子闭嘴,不许问。”


  绿谷出久再碰到当时那个女生的时候,他和爆豪胜己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那个女生意外地,还是当年的那副模样,看上去一点也没变老,兴致勃勃地站在一个拐角等待着什么。


  “你好——”绿谷出久一出声,女孩就回过头来。她有些遗憾地看了眼拐角,而后认真地端详了绿谷出久一会儿。就在绿谷出久想要开口提醒的时候,她猛地一捶手:“啊,你是绿谷出久!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女孩很兴奋地绕着绿谷出久走了两圈,而后满意地双手叉腰,露出一个骄傲的表情:“你现在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爆豪胜己的味道!”


  在绿谷出久因为她话里的意思红了脸的时候,她又揶揄一笑:“只有带着,「那种」欲求的想法的,最最喜欢你的人,才可以让你脱离「魔法少女」哦!”


  绿谷出久想起多年前的那场闹剧,脸默默地又红了几分。他微微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谢谢你。”


  女孩像个大人一样,双手交叉在胸口,欣慰地呼了口气:“加油呀,小久,再见啦。”


  “嗯,再见。”绿谷出久点点头,看着女孩转身走向了拐角。他刚看她拐过身,突然想问她件事,赶忙冲过去,却看到一条空荡荡的小路,只有一个叼着面包快速冲出家门的男孩在逐渐靠近,让寂静里有了生气。

有种坏事要全跑光光的感觉🤣

目前的目标是:

先把之前的点梗「还有一篇了!!!」写完,

然后如果有了300fo就给自己一个小奖励。


我打算《Gonzo》先停一段时间吧这样

可能到12号都不码字了!!!

这段时间里可能会发自己的沙雕日常???

是学习上的原因啦☆抱歉哦大家。

我有两个很想写的东西

但是太压抑了,自己一开始记灵感的时候就已经很难过

后来写不下去了

但是真的很想写

知行:

我也想知道。(撒泼打滚哭闹)

道牙_苏狗蛋:

群群举手 我也想  欢迎收看评论区是空的系列

丧心病狂的兔子★:

快点夸我!快!(就是这么不要碾碾🙈

L.易小小:

我也想知道⊙▽⊙
PS:今天晚上更文可能比较晚,早睡的小可爱们就别等我啦啦啦(๑• . •๑)但是我保证今天之前一定更!!!!

抹茶粉_:

我也想知道……
(委屈巴巴)

小张老师的腿毛_:

我也想知道/臭不要脸

筱沐杂货铺.:

我也想知道

[眨眼暗示]

全北平最红的角儿:

啊,我也想知道【搓手手】

权之意:

#在某一个大大那里看到的图#

#还是十分不要脸的想知道一下🙈🙈🙈

#但是可能也没有吧  我觉得我写的都是正常的小日常,大场面的都没写过😂😂😂

#一会儿就删~~💕💕💕

【all出】顶风作案

△All出!!!!!

△01.胜出;02.轰出!

——————


挂掉了!!!

第一次知道Zine的外链也会屏诶!!!

超级酷!!!!!「错重点」



https://shimo.im/docs/x9rYFxL9WU0etv2g/

【渡出】自始至终

△女体久久预警!!!

△是百合!

△渡我被身子x绿谷出久「女体」

△ @A君 

——————


  身体不舒服。


  在出任务前,绿谷出久就猜到自己会因为个性使用而肚子疼个没完,但她绝对没猜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日子里过度使用自己的个性。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绿谷出久虚弱地喘了两口气,咬着下唇逼迫着自己直起了身,要继续前进。


  爆豪胜己看着这家伙头疼得眼眶都红了,脸色更是因为生理期带来的疼痛而变得惨白,心里一阵烦躁。“废久,快点滚回家休息去吧!”他掰了掰手腕,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留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啊,小胜对不起……”虽然爆豪胜己这样说话让自己感到很生气,但绿谷出久还是觉得理亏,于是连忙道了歉。


  从以前开始的生理期不适随着个性的拥有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不用个性就已经很令绿谷出久难受了,更不用说使用个性,或者甚至是过度使用个性。


  被同行的丽日御茶子用个性送回了工作室,慢慢吞吞地脱下了战斗服,绿谷出久穿上便服后微微叹了口气。


  只要一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她就一日不能成为被大众认可的英雄,也就无法实现自己自小以来的梦想——社会功利,只要结果不令人满意,那努力得如何,在社会眼里都会变得无足轻重。


  绿谷出久又叹了口气,关上了自己的橱柜。她背着被爆豪胜己槽作“直男审美”的大红色学生书包,揉了揉肚子,有些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工作室。


  众所周知,绿谷出久,英雄“人偶”,一个对于敌人来说相当棘手的英雄,目前为止最头疼的就是自己的生理期,此外就是自己的幼驯染。


  既然众所周知,那么敌人自然也会知晓。


  渡我被身子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想杀了绿谷出久,还是单纯地很喜欢绿谷出久。她有些困扰地抓抓脸蛋,终于想到了相比较而言最为简单的办法。


  “不管怎样,只要把她抓回来——”渡我被身子眼睛亮了亮,随即开心起来。她把玩着小刀,脸颊红扑扑的,笑得甜蜜而幸福。


  她借着先前拿到的血液,化身成绿谷引子的模样,拎起女士们购物喜欢挎着的小篮子,在里面揣上准备好的加料红糖水,挂着绿谷引子的招牌微笑出了门。



  会在回家路上碰到刚从屋子里走出的绿谷引子,是绿谷出久不曾想到的。


  “妈妈?”绿谷出久有些疑惑地唤了声,听声,引子回过头来,伸手掩了下嘴:“诶呀,出久你回来啦?是不是还不舒服?”说着她往自己的小篮子里摸去,“我刚准备给你送点红糖水去呢。”


  “妈妈——我说过很多次啦,红糖水喝了没有什么用的。”虽然这么说了,绿谷出久还是委屈地扁了嘴,不情不愿地接过了她不爱喝的红糖水。


  绿谷出久打开杯盖,嗅到熟悉的味道,闭了闭眼。


  加油,绿谷出久!一口闷!你可以的!


  接着,她扬起漂亮的手腕,让杯口贴上她柔软的唇瓣。启口间,细白的牙齿和粉色的舌尖隐隐一现。她皱了眉,露出点不情愿的委屈和就义般的英勇。


  她毫不设防地仰起了自己纤细而脆弱的脖颈。吞咽的动作令她娇嫩的皮肤小小地起伏着,叫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碰——最好能够干脆掐在手心里,好感受到这微弱却具有生命力的动静……


  药效作用得很快。


  在渡我被身子伸手探近已经有所察觉的绿谷出久时,它就起了作用。于是绿谷出久的脖颈被渡我被身子毫不费劲地把控在掌心,绿谷出久也乖顺地跪坐在了地面,全靠渡我被身子的手才能勉强支住上身。


  绿谷出久闭上了眼。


  当双眼再次睁开时,绿谷出久已经被压制在了一张床上。四肢被禁锢着的感觉令她不适,只有内衣遮羞的感觉更是令她难以忍受。她试图发动个性,却发现身体的极差状态遏止了自己的个性乱用。


  渡我被身子趴在绿谷出久的身侧,撑着头看她,小刀在指间明晃晃的,上下翻转着却没有要掉下的意思。在看到绿谷出久睁开眼睛的瞬间,渡我被身子手指一动,把小刀的刀柄翻回了手中。她拿着它有一下没一下地比划着,看到绿谷出久回眸来瞪她,才停了小刀露出一个笑。


  “你醒啦,小久!”


  要不是看到她手上的小刀,要不是自己还被以这般窘境被困在这里,绿谷出久都要以为这人是真的像她的面容一般可爱,但实际上她的笑容亲切得令人毛骨悚然。


  “……放开我。”绿谷出久咬咬下唇,眼里的倔强看得渡我被身子笑出声来。她拿小刀抵住绿谷出久的脸颊——女孩子们总是很注意这个位置的肌肤状况。


  冰冷的触感激得绿谷出久一颤,但从爆豪胜己和她共处十几年的经历里人们不难找到绿谷出久那扎眼得紧的不服输:就像一团火,那么明明暗暗地在她眼底摇晃,只要你一激,它就熊熊地燃起来,让你再移不开眼。


  于是渡我被身子也确实移不开眼了。


  她露出兴奋的笑容,迫不及待地用手中翻飞的小刀在绿谷出久身上镂刻着任何可以显示她爱意的痕迹——


  但她觉得还不够,还缺些什么。


  在绿谷出久死去之前,


  她还有什么应当做的事。


  绿谷出久不知道渡我被身子在想些什么,却知道她的动作停下了。在全身疼到发麻的感知间,绿谷出久下意识舔了唇,又抿了抿。


  渡我被身子突然浑身一麻,觉得每一根汗毛都在颤栗。


  她知道了!


  她对绿谷出久的感情是——


  渡我被身子俯身吻去了绿谷出久脖颈间细小伤痕流出的血液。



  绿谷出久已经失去了意识。


  渡我被身子从背后轻轻揽起绿谷出久,让她倒在自己身上,又倚进了梳妆台前的竹椅。渡我被身子回头,看向那被血液染红的床单——


  她看到了花苞初绽的娇艳与圣洁。


  渡我被身子执起新买的桃木梳子,走近了绿谷出久。她揽起她带着卷的长发,一次次地梳下去。


  她说着: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

△成年后的初更新!!!!!

△非常抱歉!!!前段时间莫名其妙不知道被什么忙昏了头竟然忘记了点梗这回事真的非常抱歉!!!!!

△ooc部分恐怕很多呜呜呜……最后的吉祥话我是从百度百科搜了直接贴过来的对不起……

△如果哪里有问题大家请务必告诉我!!!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