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全职/All叶】花吐症.(一)

△听说是all叶x

△人物性格满是个人理解x

△人物ooc有!

△假设国家队成立后,队员们搬到一处讨论并训练



当叶修在大家训练的时候说着说着嘴里漏出片花瓣的时候,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很真实的。

“叶修你……”楚云秀看看桌上的花瓣,颤抖了声线,“竟然开始喝花茶来减肥养颜了吗!”

“什——”孙翔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然后感觉自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什么有人给老叶送花了吗!谁呀谁呀快来pkpkpk!只有赢了本剑客的的人才能送——不!哪怕赢了也不许送!”黄少天猛地站起来,气得连虎牙都闪着寒光,一副谁来咬死谁的模样。

“这是茉莉花吧?”王杰希不是很肯定地微微眯起他的双眼,勉强让两只眼睛保持了统一大小。

“是闻花的时候粘在衣襟上的吗?”张新杰轻轻推了下眼镜才开口。

“这花还很新鲜呢,对吗,前辈?”喻文州面若无害地笑了笑,硬是让叶修忍不住悄悄抖了下鸡皮疙瘩。

周泽楷紧张兮兮地垂眼看了眼花瓣,又抬头看了看叶修,立马又低下头去,再抬头时眼中就带上了委屈:“前辈……”他欲言又止。

苏沐橙看到叶修隐隐皱着的眉头,发现他明显过于频繁的喉结滚动,想起刚刚花瓣飘出的位置,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她的脑内形成。她想想叶修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扯了扯嘴角,恶作剧般的开了口:“你们听说过花吐症吗?”

话音刚落,苏沐橙就看到楚云秀双眼一亮,冲她比了个大拇指。她笑笑,回了楚云秀一个小心心。

“花吐症?”肖时钦茫然着第一个问出声,其余人也看向了苏沐橙和楚云秀,满脸问号。

“就是那个,”楚云秀接过话茬,伸手比划了起来,“暗恋某人不得就开始吐花瓣,不能及时得到自己暗恋的人的亲亲就会死的病。”

叶修感觉大家看他的眼神连颜色都变了。

“就是说,亲亲就能好吗?”张佳乐一脸紧张,连小辫子都透出一股迫不及待的努力劲儿。

“Bingo!”苏沐橙俏皮地打了个响指,然后一脸纯真地看向叶修,“那么,叶修你选谁做你的第一次?”

第、一、次。

对这三个字产生了极大的竞争意识的选手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不意外的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绿色的芒刺。

叶修冷漠地看着已经开始光明正大地暗暗较劲的众人,扭头看了眼一脸乖巧的笑意的苏沐橙,感到了无比的痛心。

好气哦。

叶修面无表情地吐出一片花瓣以表示自己内心的悲愤。

“老叶!你记不记得上次你做噩梦我安慰你时你对我许下的海誓山盟!”方锐第一个出列,用最真诚的眼神凝视着不远处的青年。

“不记得了,下一个。”李式冷漠。

“不记得了,下一个。”唐式冷漠。

“不记得了,下一个。”王式冷漠。

“噗。”不屑地喷出一朵花,叶式冷漠。

“老叶你——”在大家一脸冷漠顺便看独角戏的时候,方锐迅速冲上前去,捏住人的后颈,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经典桥段,烙了个深沉的吻上去。

“我靠!方锐你这人还要不要脸!老叶还没同意呢你竟然就这么冲上去了!你这人真的是——!简直了!”黄少天瞬间炸毛,冲上去拉开方锐,然后近距离目睹了叶修是如何微启双唇、呵气如兰、喷了方锐一脸花瓣的。

天地良心,叶修表示自己其实只是想开口说话,就是喷花瓣喷的太顺口了,结果话没说出口,花瓣先喷了人一脸。

“抱歉啊,点心大大。”叶修难得面露歉意,真诚地拍了拍方锐的肩。

方锐轻轻抹了把脸,在确认没花粘在脸上之后,无所谓般的笑了笑:“喂,老叶。反正我是你第一次,不如我再亲你一次祭奠一下我逝去的暗恋吧。”

说完,方锐伸手抚向叶修的后脑勺,叶修没有反抗,只是温顺地感受着人手指的轻颤,等到人有些沉重的气息喷在面颊,易碎的吻落在唇角。

“算了算了,心疼一下你们这些后来者好了,老叶的第二次我就不要了。”方锐嬉皮笑脸地说完,然后转身离开,“给你们留个惊喜的空间,我先去休息了啊。”

方锐第一个被淘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剩下的人突然冷静了一瞬——只要亲吻之后叶修的病没好,自己可能就再没机会和叶修如现在这般亲近了。

在一瞬的冷静之后,大家获得的是更无法抑制的狂热的期待——相对的,如果叶修的病被自己的吻治好了,那么叶修将会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其余的窥觑者都会自动离开!

在站在叶修身侧的黄少天眼中闪现出机会主义者特有的光芒,等待着最佳时机时,尚且坐在位置上的肖时钦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既没有患得患失,也没有感到自卑。他只是清楚地知道,早在很久之前自己就感觉到了叶修与自己在一起时的空气并不是双向流动的暧昧。他怀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期待着叶修的榆木脑袋可以稍微开窍,把他对荣耀的喜爱移一点点到自己身上来。

但是现在他还没等到他与叶修间的氛围有所变化,叶修就得了花吐症。

要拼一把吗?要把自己拼得头破血流,最后落得一个自己可以预料的下场吗?

别人都说他谦和恭谨,不同于常人。但事实上他只是一个满怀欲与望的普通人。

肖时钦在叶修手下挫败了无数次,现在,他又败了。

“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肖时钦向对自己露出不解又不敢置信的表情的、或站着或坐着的人轻轻点了点头,“祝你们成功。”

在路过叶修时,他忍不住看了眼叶修,在对方歉意的目光下,他轻松地笑了笑:“别想太多了,加油吧叶神。”

肖时钦弃权,第二个人被淘汰。

“老叶,我可是很信任你的啊!”黄少天拽住叶修的衣袖,自信之余,多了些许的不安,“你想想,我们做好朋友这么多年了,我俩谁跟谁啊是吧!再说了,你君莫笑在第十区刚起步的时候还约我去玩网呢!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可掂量掂量啊!”话说出口,不知怎么最后竟变得有些像威胁。

黄少天自己也发现了,“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难得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近了。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勾住人的脖子,郑重地吻上了人的唇。然后松开手,死死盯住了叶修的唇。

叶修没忍住尴尬,轻轻咳了两声。似乎是有什么卡在了嗓眼,他又大声地咳了一阵。而黄少天从发现他的喉结不自然地抽动了两下后,就沉默了。他轻轻帮叶修拍着背,垂下了眼帘的眸中似是少了层光彩。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说话,也没有人把视线从两人身上移开。

叶修咳出了一朵带血的花,花瓣开始出现在他的每一口气。黄少天不说话的样子有些吓到叶修,他思酌了会儿,最后像黄少天帮他拍背那般,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背。

“少天,对不住啊。”他伸手接着花瓣,目光却不敢离开失常的黄少天。黄少天停了半晌,然后轻轻地,用耳语般的音量问了句:“为什么不能是我?”

叶修不好说什么,只是继续拍着他的背。黄少天沉默着抱了下叶修,然后垂着头离开了。没有人看到黄少天的表情,只有叶修在黄少天转身的瞬间看到他面上的一丝丝闪光。

第三个被淘汰者,黄少天。

王杰希是第四个上前的。在他站起来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在最后几个动身。但他现在确实站了起来。他肩上所要承担的责任依然很重,他不能让自己沉溺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之中。他在情感上为了自己与叶修之间的可能性已经自私了太久,是时候拨云现月了。无论成败,他都需要尽快,算是为了自己内心的急迫,也算是为了让自己完全收心。

他沉默着和叶修对视了许久。

叶修恐怕是感觉气氛太压抑了,喉头动了动,先开了口:

“大眼儿,你不对称。”

“噗!”这是没忍住的张佳乐。

张新杰顶着余下众人审视的目光,轻轻推了推眼镜。

王杰希依然沉默。

他突然伸手扣住人的下巴,毫不温柔地吻了上去,决绝得仿佛是在想要向叶修和过去的自己告别。

当看到叶修毫不客气地喷了会儿花之后,王杰希突然如释重负般的笑了。他看着叶修有些孩子气的举动,伸手扶住人的脸,只手在他的唇角抚摩。

“如果我真的是魔术师……”我或许会用魔法把你变得爱我。




=====

第一次写花吐症paro(⁄ ⁄•⁄ω⁄•⁄ ⁄)ྉྉྉ

小小的有点紧张♡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