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全职/All叶】花吐症.(四)

△听说是all叶x
△人物性格满是个人理解x
△人物ooc有!
△假设国家队成立后,队员们搬到一处讨论并训练
△早上不在家系列,如果有评论可能会很晚才回,请各位见谅(´⌣`ʃƪ)


——

唐昊选择在这样一个偏后的时机站起来是有原因的。

人们都说他和孙翔一样的骄傲,一样的猖狂,其实不是的。如果非要说,他觉得孙翔的骄傲可以简称为“老子天下第一”。而他觉得自己的骄傲,是那种全局于自己手心流转,那种“一切由我掌控”的骄傲。

唐昊意外地对自己的控制欲感到非常骄傲,他是意气风发又有足够实力的人,他拥有实现自己控制欲的能力。

看着唐昊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叶修莫名有种糟糕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在唐昊扣着他下颌和他接吻时变得尤为强烈。

唐昊的手强硬地扣着他的下颌,唇上却是完全相反地温柔地动作着。他的唇沾染上人唇上的血丝,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他伸出舌尖,轻柔地舔吻着,另一只手却没好好环住人的肩,反倒是不安分地摸在人的腰间,只轻轻一捏便叫人腿一软。

他放开叶修的唇,又趁着他开口想骂的瞬间钳制住人的下颌,将自己的舌推了进去。舌尖与舌尖的碰撞让叶修感到很不好意思,他尽可能地抗议着,却被唐昊的节奏带走,连抗议的声音都仿佛是在喉头哽过一番才被发出。

在两人吻得水声啧啧时谁也想不到他们内里是什么样的情况,唐昊在叶修恍惚间微微移了个身位,使得叶修整个被他挡住,无法出现在围观人员的眼中。但唐昊显然可以看到叶修的模样,他看到叶修迷蒙着眼,看到唇齿间彼此推送的花朵,看到叶修因缺氧而染上绯红的面颊。

“够了。”唐昊闭闭眼,有些释然的模样。他在心里与自己的情感对话,“已经不会有遗憾了。”

他果断地抬头,看到叶修脑袋晕晕乎乎,来不及将舌收回的模样,他嗤笑一声,用手指轻轻把它推了回去,用兜里准备好的面纸轻拭人的嘴角。他看了眼叶修仍在发软的双腿,体贴地扶着他坐在了最近的一个位置上。

然后唐昊在叶修调整心情和气息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呜哇,来自梁静茹的勇气。”苏沐橙悄悄看了眼叶修被亲成深红色的唇,忍不住眯着眼笑了。

耳边传来两声短促但不刺耳的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苏沐橙抬眼便看到坐在对面的张新杰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挺直着腰板走向了叶修。

张新杰是一个一板一眼的青年,但是他在战术方面又表现得完全不一板一眼。这矛盾好像也映衬了他原则中非黑即白的部分。他出现在人前时总是一丝不苟的模样,着装总是干净整洁,连袖边裤脚都是见不得灰的。

再加上张新杰似乎不是什么会服软的人,苏沐橙倒是好奇他会用什么姿势亲吻叶修……她余光瞥过不远处的喻文州,发现那个总是一脸温和笑意的青年现在也是微笑着,只是笑意连眼底都达不到就是了。

然后他们听到轻轻的“嗵”一声,这是什么撞击地面的声音——那个总是让自己表现得十分整洁的严肃的青年单膝跪在了叶修的面前,双手捧住了他的脸,稍微向下带了带,然后仰头在那人的唇上留下一吻。

叶修没想到这个人会以这样的姿态吻自己,慌乱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张口说出的就是白花,伸手去捞才堪堪接住。他捧着把染了红色的白花的画面,让眼前的张新杰眼眸中的坚定颤了颤。

但张新杰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站直,伸手试图去牵起叶修的左手。不知为何,他的手在空中顿了半晌,最后却是托起了叶修的右手。他鞠身,以虔诚的姿态亲吻了他的中指根部,圆润的骨节抵在他的上唇,但他无暇顾及。

苏沐橙见状迅速上网查询,她意识到一开始张新杰想亲吻的是叶修的左手无名指,那是佩戴婚戒的手指。但他最后选择了叶修右手的中指,那根手指若是佩戴戒指,则代表了名花有主。

张新杰用自己的方法斩断了自己对叶修的念想。

苏沐橙看着张新杰离开时笔直的背影,觉得这或许会是一场最拘谨而恭顺的道别。

喻文州一定是已经忍不住了,他温润的双眸中毫不掩饰地显出一片寒意。他半眯着眼对叶修微笑:“所以,接下来是我了对吗,前辈?”

叶修看着这般模样的喻文州感到有些惶恐,他从那双总是将自己的一切需求都隐藏起来的眸子里,看到了不少的欲与望。他勉强勾了勾嘴角,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一大片匆匆的脚步声正在向这里靠近。

“呜哇,现在还剩三个人了是吗?诶呀,果然还是放心不下想过来看一眼哪!老叶你找到你心仪的另一半了没有呀?”黄少天的声音第一个传进训练室内的三人耳中。叶修下意识瞥了喻文州一眼,发现他已经在眯着眼笑了。

叶修咽了咽口水和花,不知怎么觉得自己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在大家蜂拥而入之后,叶修看着突然又满满堂堂的训练室,询问了大家回来的原因。无外乎都是“虽然被心上人拒绝了,但还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输给了哪个人呢!”这样的回答。叶修沉默地看了会儿地面,然后抬头看向刚刚离开训练室不到两秒又折回来了的张新杰。

“被拽回来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样回答道。

然后整个室内安静了半晌。

“现在到谁了?”孙翔瞅着半晌没人动,就开口问了句。突然袭来的一阵寒意惊得他打了个放荡不羁的寒颤,直把他给颤到了自己的椅子边上,害得他一个没坐稳整个歪向了右手的那侧。

为了更好的观赏情敌和叶修的互动,众人在回到这里之后就搬着椅子排排坐,直排了个小半圆。

所以孙翔这一倒就不得了了。

在一片“卧槽!”“靠?!”“羊习习你是傻子吗?!”之类的呼声和椅子躺倒的声音中,坐在孙翔左手边的喻文州皱着眉头对叶修露出了一个“诶呀这可怎么办呢”的可怖微笑,然后站了起来。





=====

听说鱼队此时可以ooc_(•̀u•́ 」∠)_

唐昊接吻片段好像写得好尬ヘ(;´Д`ヘ)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