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恋与1】我

  △很多剧情纯靠个人脑补,不合理处就不用指出啦quq!

  △原创女主,雷请自避⭐


  我见过白起放下面上“万事与我无关”的表情,惊乱地冲出去的模样。


  大多是为了那个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女孩。


  那天,我看着他从窗户跳了出去,就紧张地冲了过去。结果还没靠近窗户,我就看到他腾空的模样。


  我还是不习惯他跳窗,尽管在他喜欢上她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他了,尽管我做他同事已经做了很多年了。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呢。


  我看着他轻巧地离开的样子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他办公桌边给他收拾桌上被风吹乱了些的文件。


  非要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是啊,


  干嘛非要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我拿来刚给白起买来的面包,把它压在他的文件上。塑料纸压在文件上时哗啦哗啦的声音,像极了我的心无数次发出的碎裂声。


  我抬手拍拍胸口,在心里给心说:“他不要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还赶着碎呢。”


  感觉心里好受了些,我轻轻呼了口气,怕惊扰了风。而后再面无表情地回到自己紧贴书架的位置,从书架里抽出自己包着东野圭吾《白夜行》的封皮的日记,开始了今天的记录。


18.1.4  晴


  白起的笨老婆又去搞事了。


  十有八九是去幽会男人。


  约个男人都有危险,笨蛋白夫人略略略。


  我就很好,跟着白哥出生入死还能带带白哥跑路线。


  虽然好像他一飞就没事了吼。


  今天的他会回来吃晚饭吗?


  我其实悄悄买了份蛋炒饭,搁在了冰箱里。


  只要他回来,我就热给他吃,让他也感念一下我的好哈哈哈!


  笨蛋白哥今天也要平平安安哦!


——END


  翻翻看,这本日记上都是潇洒漂亮的行楷。


  这字体还是我看了白起的字才想到要练的。以前我在班上是个不上不下的普通人,唯一的优势就是坐在了白起前头。

  

  有天看到白起埋着头勤写着什么,我往他桌上一呼噜:“你这是在写什么呢?”


  谁知道白起一惊,连忙挡住了,就留双红红的耳尖给我看。


  我当下心里就一凉,没想到他真的特别喜欢那个女生。


  “白哥,给我随便写句话吧。”我听到自己这么说着。


  白起显然没想到我会说这个,闻言抬头看我,还挑了挑眉,正儿八经一手压着情书、一手抽了张白纸出来,给我写了句话。


  他写,


  “祝你生日快乐。”


  他肯定是胡手写的。


  他不可能记得我的生日。


  可是当天我还是为了他这一句话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那段时间恰巧我父母离异,是我最脆弱,也最不愿示弱的日子。


  我到今天还记得当时他写的那一手字。


  当时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的不行。


  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也就是字连了笔,瘦了点,还有棱角。


  后来我仿着他的字把这话反反复复抄了恨不得有八百遍,班主任才来找我,说是我要是想练行楷就好好练,别没学着楷,光学个行。


  我虚心地点点头,接受了老师的教诲,正经学起了行楷。大概是总想着要能给他补点什么吧。


  他不吃饭就想着给他带点吃的。

  

  他不开心就想着逗他开心。


  只要能给他帮助,哪怕只是少到都让他注意不到的帮助,我都能乐呵半天。


  什么时候他能回头看看我呢?


  明天的日记上要写些什么呢?


  我带着期许合上了日记,并把它放回了原位。

  

  这时有人叩响了门,咚咚的响声把我一下下敲回了现实。


  “请进。”我在位上端坐,看到进来的是近期才来的新人。他见我看他,缩了缩脑袋:“姐。”


  “怎么了?”我瞥了眼他手上的文件,又看向他,挑挑眉毛,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把文件给我。


  “呃,那个,我找白哥。”新人伸出手指刮了刮面颊,有些窘迫。


  “我跟着他很多年,交给他的任务我大多都能做——”我微微侧头看了眼白起的桌子,塑料纸包裹着的面包还放在文件上。我掀着眼皮,直视他的双眼,“还是说,这个任务非白哥不可吗?”


  “不不不!”新人连忙摇头,双手递来了文件,“那就麻烦你了。”


  “谢谢。”我接过文件。在他离开之后,我翻阅起了文件,在桌上的记事本上定下了出任务的计划。


  准备好一切,我留下文件和记事本,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被关上之前,透过门缝看了眼白起的桌子,看着它隐没在被关起的门的门缝间。


————


  白起不知道自己为她做过些什么。


  想来想去,应该只做过一件——就是在给笨丫头写情书的时候,她和自己要一句话。


  当时刚被撞见写情书,尴尬到不行,就被她要句话。


  写句什么好呢……


  抬眼瞄一眼她,看到她眼下一点点疲惫的青黑和嘴角淡淡的一点弧度,突然就想起来她的生日就在这两天。


  伸手抽出张干净白纸,认认真真地给她写了句“祝你生日快乐”。


  也没落款,就把纸给了她。她看了看,快速眨了眨眼,便回过头。半晌才听到一声模糊在风里的“谢谢”。


  这好像就是他给她做过的所有事了。


  他现在看着空了一大半的办公室,最直观地感受到了她给自己做了很多。


  她留给自己的用塑料纸包好的面包还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她自己的办公桌现在却空空如也。


  她喜欢看书,所以她的办公桌紧贴着书柜。书柜上本来放满了东野圭吾的书,其间夹了两本白夜行,一个有封套,一个没封套。


  白起想问问她的朋友,她平时买书有没有买两本书的习惯。可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她,不知道她的朋友有哪些,不知道她处在哪些除自己之外的圈子,不知道她平时爱做什么。


  他只知道她随时会陪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地方自己没注意到的她都会帮自己完善好。


  只是现在这个人走了。


  那天他赶回时,文件上的面包和她写了字的便签本成了她最后的痕迹。他看了下文件,发现其中很多漏洞。


  她没理由接这种任务。


  不。


  她有理由。


  白起连忙从窗户跳出,向任务所示的地点赶去。快要到达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她突然一愣,抬头看来。他一惊,喊她名字,让她注意。


  她摇摇头,露出抹笑。血迹自她的唇角滑下,靠近了才看到她腹部的伤口。周边的人已经被解决了,她带来的人都已经安全撤离。她留下来检查现场,没想到碰到漏网之鱼。


  他从空中落地,确实有些急了,脚下竟然一个踉跄。他把摔向地的她接住抱在怀里,连忙又飞了起来,向着自己所知的医院赶去。


  “死前,看到的最后,最后一个人,竟然是你啊,白哥。”她倒不紧张,反倒有些乐呵乐呵的,一双眼睛笑得眯得小小的。


  白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听谁说的,可能是韩野吧,也可能是其他人,说过她的眼睛很好看。他没仔细看过她的眼睛,因为他知道那其中有满满的,多到让他无法回应的恋慕。


  笨丫头不给我回应,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


  白起皱皱眉头,突地听到一声笑。他看向怀里的人,撞进她带笑的眼。


  “你在想她了。”她这样笃定地说了。


  “你怎么知道的?”白起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抬头看前方,“我是在想你是不是买书都买两本。”


  “怎么会呢。”她轻轻地说了句,“我干嘛要有第二本书?”


  她这样就像在说她不会有第二个喜欢的人。


  “你这次,好好活下来。”白起的声音不会被风吹碎,只是方方正正地飘到她耳边,“然后,找个正经男人在一起吧。”


  “才不会有人喜欢我。”她嗤嗤笑笑,一阵咳嗽,把自己咳成破破碎碎的样子了,“谁那么傻……非要,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她的声音悄悄地小了,在风里都一点点也听不见了。


  白起静静再飞了会儿,而后就停住了,感觉怀中的人再无声无息。


  想起书,其实书架上的书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了。白起走过去,拿下了两本《白夜行》。他翻开第一本,印刷字体映入眼帘——这确实是书。再打开第二本,扉页上“七”意味着这已经是她的第七本日记。翻开来看了一眼,漂亮的行楷带着棱角刺伤了他的眼。


  “今天白哥被他的小心上人关怀了。”


  “虽然只是让他多穿点。”


  “他也顶着夜风出去飞了两圈冷静了一下。”


  “他是老妈子吧……连穿多少都管吼!”


  “哎,我还有丢丢喜欢他这点。”


  “烦( ̄^ ̄)ゞ”


  他不想再看了。


  次日,他把这本日记交给了她的母亲。


  “啊,这是第七本吗?”她的母亲维持着嘴角淡淡的笑,“我会一并烧给她的……谢谢你,白警官。”


  白起点点头,没多说便离开了。


  风送来了那个几近中年的妇人无助而痛苦的泣音。


————


  我见过白起放下面上“万事与我无关”的表情,惊乱地冲出去的模样。


  大多是为了那个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女孩。


  ……


  还有一次是为了我。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