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恋与2】她

△根据宣传图上所写的女主姓名给女主命了名。
△所以悠然→女主,她→“我”



白起学长已经整整两个月没出现了。

18年的3月20号,悠然搓搓手,看了看日历,这才注意到这件事。

一月忙着给李泽言过生日,完全没注意到学长的消失。

二月忙着找许墨聊自闭症儿童的节目拍摄,完全没注意到学长的消失。

三月至今忙着邀请周棋洛拍节目,完全没注意到学长的消失。

学长总算消失了……感觉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在风中什么都能被感知到什么的,怎么想都令人有些害怕。

但是他为什么消失了呢?

悠然想了想,拿出手机,翻了翻近期的朋友圈。

所有的朋友圈都没有学长的回复,学长自己也没有发过朋友圈……甚至连韩野也很久没发过朋友圈了。

学长人间蒸发了?

悠然看着手机发了会儿呆,最后打开了通讯录。

通话记录里最后一个电话是周棋洛的。

学长的上一个电话,是在一月四号。

悠然随手翻了翻,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一个个接入电话的标志提醒着自己他对自己的关怀和自己对他的忽视。

他最近到底怎么了呢?

失神间,电话已经被拨出了。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学长的声音已经传来。

“喂?”学长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倒是吓了悠然一跳。她有些慌乱地接过电话:“学长!”

“有事吗?”学长的声音因为手机的贴近而清晰了许多,其中的沙哑和淡淡的倦意令人揪心。

“没……”悠然顿了顿,“学长你……最近很累吗?”

“啊……”学长沉默了半晌,语气僵硬地开了口,“没什么。你这两天还好吗?”

“我很好。”不自觉地点了点头,点完才发现对方看不见。悠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但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平时都是学长找话题,这次学长不找话题了,悠然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想找些话题说说,却发现自己完全不懂他的圈子。

“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你自己注意身体。”学长说着就要挂电话,悠然连忙喊了声,“学长!”

电话没有被挂断,但学长也没有再说话,只有轻轻的呼吸声还能被隐隐听到。悠然静了静,开口道:“学长……你好久没来找我了。”

学长的呼吸滞了滞。

“我想见见你,行吗?”悠然的话不自觉地带了点恳求的味道,她听到电话对面的学长叹了口气。

“有什么想吃的吗?”他的语气中带点笑意,“我顺路给你带来。”

“不用了不用了。”悠然悄悄松了口气,露出了微笑,“学长你能来就好了。”

学长静了静,应了声“嗯”后,挂断了电话。

悠然打开窗,站在窗边候着学长的到来。

————

她已经去世两个月了。

我总是觉得自己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她的离去了。

只是每次从窗户回到办公室,看到桌上凌乱的文件的时候会突然怀念她。

只是每次饿着肚子打开微型冰箱,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会突然想起她。

我总是觉得自己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她的离去了。

……

但也只是我觉得而已。

她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我拿着手机,想像往常那样在任务之后给悠然打电话报平安。可是每次点开拨号界面,熟练地输入了悠然的号码,准备点下拨号键的时候,眼前会突然浮现她带笑的眼睛。

那天我抱着她往自己所知的医院赶去的时候,只是皱皱眉头,就被她看出是在想悠然。她用带笑的眼看着自己,笃定地说着她的判断。

她当时嘴角还残留着些血迹……又可能是她擦去后又冒出来的。她笑得轻轻的,连呼吸都习惯性地放轻。

她是怕惊扰了风。

她知道我能控制风,却不知道我几乎没用过风去探寻她的行迹。

每每想到这么多,悬在手机屏幕上方的手指就颤抖到点不下那个拨出符号。

烦躁。

压抑。

自己近乎要恢复到高中自己最暴戾的时期的状态,可是又少了那个可以不顾自己意愿和自己唠嗑的人。

……

有点想她了。

————

晚上,夜色中混杂着月色,漆黑中夹着浅金。白起坐在阳台栏杆上抽烟,看着缭绕的烟雾,静静地失神着消磨时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慢慢吞吞地伸手摸向裤兜,拿出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白起吓得手一抖,让手机脱手飞了出去。他都忘了自己会控制风,只傻愣愣地扑下去,抓住手机后连忙接通了。

“喂?”白起看着通话界面看了两秒,才突然发声。他听到悠然在电话那端慌乱地应了他一声。

看来是拨错了。

白起突然提起的心轻轻地、轻轻地落到了谷底。

“有事吗?”白起缓缓开口,眉眼间的倦意毫不掩饰地展露给了夜色。他缓缓地、缓缓地往回飞着。

“学长你……最近很累吗?”悠然小心翼翼的关怀是出乎他意料的,他不太适应地僵硬道:“没什么。”罢了他又念了句,“你这两天还好吗?”

白起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见过悠然了。

整整七十天。

“我很好。”他听到悠然说了一句就停下了。他也不接话,就静静地听着悠然不吭声时轻轻柔柔的呼吸声。

活着的。

他又听了会儿,渐渐静下心来。“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你自己注意身体。”说罢便要挂电话,又听得一声唤。

“学长……你好久没来找我了。”

白起一愣,缓缓别过脸,把手机拿远了些。他感到自己面上火辣辣的,靠近手机的那只耳朵烫得像是快熟了。

“我想见见你,行吗?”悠然带着恳求的话语让白起怎么都狠不下心来。他虚张了几次嘴,最后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既然答应了要去见她,那就好好想着要怎么去见她。他坐回栏杆“有什么想吃的吗?”他想起曾经撞见她吃夜宵时,她腮帮子鼓鼓的样子,不自觉地微微笑起,“我顺路给你带来。”

“不了不了,你能来就好了。”悠然这么说着,声音中带点笑意。

白起想了想,轻轻应了声。而后挂了电话,翻进了屋里。

她估计会想吃那家的关东煮吧。

他披着外套离开了房间。

————

△△△

没有谁能真正地活到天荒地老的那天。

这一篇是《我》的后续,算是对“我”去世后白起状态从萎靡到恢复的一个过渡。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在时间上占了优势的人,她的离去会被白起记住,但终会有被遗忘的一天。

我私心想看到白起为了这个女孩失态到拨打不了女主的号码的状态。

因为官配是白起x女主,所以我选择了让女主将白起拉出这个窘境。

白起会从“我”的身上学到许多,但他不会放开女主,哪怕他明知自己的结果会如“我”一般的覆灭。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