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饭青】被祝福的

-01-


  青山家曾经出过一个很厉害的英雄。


  这个英雄,说起来,他的个性不是特别厉害,个性的副作用倒是挺厉害的。


  但他就是带着这么一个个性,不断地进行训练和调节,让自己成为了优秀的职业英雄,和当时的另一个英雄“英格尼姆”成为了最不可思议的搭档组合。


  现今,青山家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二个“内维尔镭射”。拥有了这个个性的孩子,理所当然地继承了那个英雄的名字——


  青山优雅。


  与“内维尔镭射”相似,自英雄英格尼姆去世后,“引擎”个性也在世间长久地消失了。


  崇拜过英格尼姆的孩子们,无一例外地幻想过这个个性在未来降临到自己身上的那天。


  但“引擎”就像被尘封了一般,又或者说是,还在等待着什么,迟迟、迟迟地不曾出现。


  然后,在“内维尔镭射”重现的那年,这个个性真的再次出现。


  拥有了它的是一个,被给予父母的期望,取名为了饭田天哉的孩子。


  被记忆尘封的个性的再次出现,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但话题到底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毕竟这么多年后,两个个性都算不上是出众,而两个个性拥有者也没有过分出众的地方。


  要说这个事件的影响,对于人们,顶多是告诉了他们消失的个性完全有可能再次出现。但对于这两个孩子,却是一种“命运中的羁绊”。


  虽然这么比喻好像很俗气,但是在雄英英雄科一年级一班开学的那天,青山优雅走进那间教室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端端正正坐在位置上,也抬头看着他。


  没由来的,他觉得那就是饭田天哉。


  “嗨,你就是饭田吗?”他用看起来很夸张的方式问道。


  那人点点头,视线未曾从他身上离开:“正是。同学你……”他话说一半,询问着。


  “我就是青山。”青山眯着眼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一直隐隐若若的那条线,在这个瞬间发出光来,让人能看到它坚韧的材质、漂亮的颜色和——


  连结的部分。



 -02-


  同为英雄,不同类型的英雄拥有不同分量的史实记载。例如与前代青山优雅、饭田天哉同届的“和平的象征”英雄“人偶”,他与他的师傅“Allmight”就是在英雄史上被相当详细地记录过生平的。


  但是无论孩子们如何翻阅和查找英雄史记,当代第一英雄“人偶”与第二英雄“爆心地”是如何从“关系极度恶劣的幼驯染”变成“关系和谐的搭档”的,这个问题都无法得解。


  两个“继承”了前代姓名的孩子在某天突发奇想,决定分头查阅各类史录,整理出属于前代的“最详史记”。


  正史中,前代各自的历史记录少,作为搭档的记录相较之下显得多上不少。他们仔细地翻阅、查找,并时不时记录,会困惑于一些事件发生时前代们做出的满是漏洞的应对反应,也会惊叹于前代们在实战中做出的超强配合。


  直到他们查到两人的殒身,一个想法才突然涨大,充斥了他们的脑海:


  爱。


  会是爱吗?


  “人偶”和“爆心地”的关系骤变成为悬案的同时,“爱”这个字眼被许多人牢牢扒住,将他们之间所有的不合理都用爱情做了诠释。


  那个时代的关于他们的话本直到今天都有不少人在翻阅,也仍然有众多的人在为他们之间或许存在的爱情疯狂创作。


  但属于饭田天哉和青山优雅的爱情故事从未出现过,甚至在很多当代英雄相关的话本中,两人都只有一角会出现。


  那么,会是爱吗?


  在当年,让“可以用内维尔镭射直接击退饭田天哉面前突然出现的敌人”的青山优雅选择用个性作为动力直接挡到饭田天哉面前直面攻击以致殒身的,是他们之间的爱情吗?


  总是不被人信赖的野史,在这个时候或许会很派得上用场——毕竟“人偶”和“爆心地”之间存在爱情的说法就是从野史里被人扒出来的。


  饭田和青山像是想要验证什么重要的、不仅仅是“最详史记”的内容的东西一般,尽他们所能地去查找了野史。


  他们会找到当代英雄“轻灵”参与过编著的野史着实是意外。


  青山无意间翻到的《非真实雄英》,差点被他当作是话本罗列到另一边去。得亏饭田比较严谨,把所有找到的书的目录都看过一遍,然后眼尖地在这本书中,某一篇文字的作者栏看到了“轻灵”这个名字。


  “轻灵”和“英格尼姆”、“人偶”在当代是相当好的朋友,这是每个了解过英雄史的学生都曾看到过的课本内容。


  他们不敢确定这个作者“轻灵”是不是就是英雄“轻灵”,对视一眼后还是打算先看看内容,再在权衡后决定是否要把这篇文章中的信息记录下来。


  他们于是翻到了那一页。


-03-


  喜欢,之类的心情,在小久再次被传出和爆豪君的绯闻后,变得非常碍事。它们令我怀揣了,直到今天想起来都会让我感到羞愧的,侥幸心理,约了表现出了强烈担忧的饭田君和已经出面澄清过这件事的小久,去了一家咖啡厅。


  饭田君一如既往地提前了十五分钟到达了咖啡厅,小久则提前了十分钟。当我走进咖啡厅的包间,看到小久那张或许再过很多年都不会显出年纪增长的脸的时候,心脏不可遏制地“嘭嗵”了下。


  我能感觉到面上逐渐升腾的温度,和心中对于小久或许会对我的询问做出的回答的在意。但我还是忍耐着心情,先点好了三人惯常会喝的饮品,试图让自己看上去能比高中时期更成熟稳重。


  说到底,当时除了想要逞强,还是想迎合小久的喜好的。毕竟他曾经在被问及希望有什么样的配偶时,回答说喜欢偏成熟的对象。


  小久到底也是变得成熟了,他猜到了我们今天约他出来的目的,并且小声地主动向我们袒露了真相:“我和小胜是真的在谈恋爱……其实这个说法不太准确啦……哎……但是绯闻是真的啦,反倒澄清是说了谎话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说起来,我们的交情好像都十多年了,但我却像是第一次和他见面一样,突然认不得他了。我恍惚着,盯着手中的饮料看了许久,到底是一口都没喝就把杯子放下了。


  爆豪君和小久关系不一般,我其实一直都知道。爆豪君在这么些年里已经变得很成熟、很稳重了这件事,我也只是掩耳盗铃般地忽视着。


  我认识到,“喜欢”这个词已经对我的判断力产生出影响了。


  我知道,虽然每个时期的“和平的象征”都只有一个,但每一个英雄都应当像自己就是“和平的象征”一般努力,情感不应该是阻碍一个英雄正常判断事务的理由。


  我当时就想着,要把这段感情藏在心里最深最深的角落。搞不好以后,有了恋人,结了婚,生了孩子,突然想起这么一码事,还能当做笑料般地谈起。


  那时候,饭田君开口了。


  我以为他会一本正经地说些宽慰的话,却没想到他平淡着脸色,告诉了我们他和他“最不可思议的搭档”青山君在谈恋爱的事情。


  现在想来,是我对饭田君的认识太刻板了。虽然他是我的朋友,但当时我依然无法脱出他给人们留下的固有印象,总觉得他谈及恋爱时应当是羞赧的,婚姻也应该是与我差不多的规划。


  其实饭田君就该这样。想通所有,准备好一切,然后坚定而无波无澜地叙述给他的父母双亲、哥哥、朋友,以及成千上万的陌生人。


  那时的我不懂这些,再加上自己的感情线也是一团乱麻甚至打上了死结,这场会面最终不欢而散。


  小久有些不好意思地、也有些失落地笑着向我们道了别,饭田君沉默地颔首示意,我则昏昏沉沉,无话可说。


  现在是饭田君和青山君去世的第二年,我觉得他们间的事应当被说清。因为,可能是我当时抗拒得明显,饭田君又把我列在了公开顺序的倒二位次,所以直到他们离开自己热爱的群众,没有得到我的祝福的饭田君也没有公开他们间的恋情。我总觉得欠了他们许多,应当想办法偿还。


  小久和爆豪君的话本现在已经被普世接受了,传得沸沸扬扬的,让我感慨他们真的是“被宠爱的”之余,还在为没能等到这个时候的饭田君祈祷。祈愿多年之后,他与青山君的转世能再次相遇,找到这本书,然后再度爱上彼此。


  世人对同性恋人的容忍度总还是有限的。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或许会对他们的名声产生的负面影响,到底是选择了这册话本一般的野史,写下了这些。


  这是我第一次、也将会是最后一次说出这件事。如果我的祈愿没有成功,那便让这册野史掩埋在成千上万的话本里,直到有缘人将它翻开,看到饭田君和青山君的故事。


-04-


  这或许确实是一本话本,只是模仿着英雄们的口吻留下了一篇篇不辨真假的文章,供有幸获得它的读者取乐。但饭田和青山的呼吸还是在看完后、史册被合上的一瞬间同时屏住。


  他们没有与彼此对视,只是静静消化着自己刚才所看到的内容。他们在史册开始制作时,便查询得到过两位前代英雄的照片,意外地发现过自己与他们外貌的相似。


  自己就是所谓的“转世”?


  几乎完全一样的外貌,相同的个性,隐隐牵引住两人的细线……


  自己就是得到过祈愿和祝福的“转世”吗?


  他们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彼此,看着彼此的模样,不知怎么,突然就笑了。他们像是刚刚一起吃过午饭那般平常的笑着,可以看到彼此眼中不一般的东西。


  他们是,被祈祷着邀请到了这个世界上来找到彼此,并再次相爱的。


——END——

 @A君 

是AA的点梗啦!

这是个神奇的女人!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