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MHA】论8.25晚榆女士和亲友都聊了些什么02

△榆女士真的吃的很杂x

△一共有01、02、03,应该都是段子!没头没尾的大家注意一下(´▽`ʃ♡ƪ)

△洁癖小可爱们请不要拉黑quq看喜欢的就OK了!

△这次试下ABO……?「人生第一篇!」

——————

-胜出·ABO-


  绿谷出久的第一个发情期来得意外并且迅猛。


  难以招架的热潮逼得他绵软了腰肢,只能勉强借助倚靠墙壁的方法支起颤抖的腿,慢慢吞吞地往房间里蹭。


  身为beta的绿谷引子并没有注意到他暴起的信息素,在玄关换鞋时还唤了他一声,告诉他自己要出门了。


  只是挪进房间这样一个动作就已经耗尽了绿谷所剩无几的理智,他完全无力回应引子,又或者,甚至是根本就没有能够听到引子的声音。


  引子觉得有些奇怪,但响起的手机铃声催促着她赶紧离开家。她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只能打开家门,却刚好看到路过的爆豪胜己。


  “啊,胜己!”引子连忙喊住了他,“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的,阿姨。”爆豪停住脚步后,看到引子紧张的神态,下意识皱了眉,“有什么事吗?”


  “小久他好像不太舒服,可是我现在……”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她不得不连忙接通。爆豪看到她接着电话还时不时看过来的模样,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脚下一旋,干净利落地迈步向绿谷家走去。


  引子露出松了一口气般的感激神情,对他笑着颔了首,而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目送过引子离开,爆豪才走进这个家。不过是换鞋的一会儿功夫,他就嗅到了空气中一丝异样的甜味。


  刚开始爆豪或许不知道这个甜味的来源是什么,但是当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每一个角落都因为这个味道而隐隐有些变暖,他就知道了。


  这个泛了点凉意的香草冰淇淋般的奶味,是他发了情的幼驯染的信息素味道。


————


  除了眼泪和恐惧,绿谷出久在其他方面一直都很会忍耐。


  但是,发情期,一个未知的东西就这么骤然降临在了他的身上。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无法保持基本的理智,更无法抑制喷涌的情感。恐惧、委屈、无助,以及——


  不可遏的想念。


  他在想念一双有力而温暖的手,在想念一对手臂上紧附的肌肉;在想念一双赤色的明亮的眼,在想念一头金发上映出的光影……


  他在想,那个烟草味道的少年。


  可能是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开始做梦,或者说是干脆产生了幻觉。他好像看到了少年,闻到了逐渐变烈的烟草味,感知到了少年手掌心的温度——直到少年拎着他的手腕把他拽了起来。


  他用仅剩的理智里衡量了一下在这个身体状况下他自己把自己仰直的可能性后,在体内突然掀起的、回应什么一般的巨浪将他的理智彻底冲散前打消了这种想法。


  当爆豪沉默着,带着点让人不明不白的犹豫,看着绿谷无意间仍向他看来的水润眼睛时,他注意到绿谷突然张开了嘴。


  「小胜。」


  唇齿启合间,绿谷突然变得柔软的香甜味道在告诉爆豪:「小胜」是我最信赖、最亲近的人。他的一切都对我有着最深刻的影响,即使在发情期,我也能轻易被其牵引。


  被绿谷出久完全依赖的感觉,对爆豪胜己来说,实在是久违了。他克制不住自己心里不断腾升的爆裂感,将手改成扣住绿谷肩膀的姿势,不管不顾地就吻上了绿谷颈侧偏后位置上的腺体。


  腺体被碰触,让绿谷燥得更厉害。被需要的味道包裹住的感觉让他既满足又空落,他不得不哼哼着去扒拉爆豪的衣领,哪怕自己的手软得或许都扶不住墙。


  撩拨,这是爆豪所感受到的动作。


  他睁开猩红的眼,本能在促使他现在立刻马上扒掉眼前人的衣服,甚至只是裤子,然后让自己狠狠撞进去,再撞进去,直到把人撞得哇哇大哭,直到把人撞得失声失神——


  他一向遵从本能。


————


  直到爆豪将生殖腔撞得松软,撞得开了口,绿谷才勉强有了意识。他下意识想避开更令他害怕的东西,于是揪扯着床单试图将自己拉出爆豪握在他腰上的手,好让自己的生殖腔恢复成仿佛并不存在的模样。


  爆豪才不知道他是这个意思。他只看到「自己的」Omega红着眼,喘着气,一副渴求的模样,又在挣扎着退缩,像是在害怕,更像是理智恢复后的逃避。


  “什么啊,你这——”爆豪气笑了,咬牙切齿地倾身磨蹭着绿谷的耳垂,“废久。”余音还没落下,他抓着人的腰就往自己身下一撞。这一撞进得很深,深得绿谷觉得自己每一根头发都因为席卷上全身的麻意而颤了颤。


  绿谷有一瞬失了声,眼泪在这个时候也就径自奔走。他绷着神经却酸软了身子,只能由着爆豪一点点把他的生殖腔撞开,由着烟草味浸润到自己的每一根血管,由着爆豪不顾他的痉挛在他的生殖腔里成了结。


  绿谷失了神,迷茫着双眼睛只会胡乱地喘息,有一声没一声,撒娇一般地唤着“小胜”,泣音夹杂在胡乱的轻吟里。爆豪亲亲他的眼睛,咬咬他的脸蛋,舔舔他的嘴唇,一番怀柔后猛地一口咬住了他的腺体,把自己的信息素毒液一般的注进去。


  这口信息素下去,绿谷不得疯魔也得成瘾。


  最直白的回馈就是绿谷突然没了声,只死死攥住他的肩膀,睁着大眼睛僵直住身体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才突然缓过来一样软下来陷进床里。绿谷是真的没力气了,差点哭都哭不动。


  但是在爆豪耸起腰,结在过于敏感的生殖腔里蹭了一蹭后,绿谷又哀哀泣了两声:


  “小,小胜,放我,放过我……”


  他不行了,再这么被满足下去,不再恐惧的、变得有些诱人的发情期就要因为过于快乐而让人又爱又恨了。


  爆豪哪听得懂他的潜台词,恶劣地勾了唇角,只加速撞着,最后一股股泄在了套里,却也没能阻止绿谷出久从此就是他爆豪胜己的Omega,里里外外都得在那层香草冰淇淋味里掺上一丝辛辣苦涩的烟草味道。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