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轰出】在“爱”之前

  在认识绿谷出久之前,轰焦冻是「神」。


  世间万物,无论悲喜,都被他阻隔在为自己竖起的坚冰牢笼外。他用平静的目光看待一切,用不在乎的态度对待一切,全无感情。


  这样的轰焦冻是不可能温柔的,因为他根本感知不到别人的温柔,最多也只能学会「会显得很温柔」的、大多被笼统称为「有礼貌」行为举止。


  但那是「过去」。


  绿谷出久以势不可挡的、同归于尽的架势撞碎了他筑起的冰墙,把“愤怒”“悲伤”“温柔”……一系列的情绪一窝蜂全塞到了他空无一物的心里。


  于是,那个瞬间起,轰焦冻就不再是神了。


  他变成了「人」。


  七情六欲像是突然被唤醒了一样,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叫嚣着,想要将过去所有的亏欠都一并填满。


  他用视线紧锁住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将他一步不离地紧追在爆豪胜己身后的模样印在脑海,将他的一瞥一笑都烙刻在心间。


  「可他的这些表情是属于爆豪胜己的。」


  莫名的酸涩从心底泛出、在心中铺积的同时,一种过于黑暗的情绪也在他平静的外表下病毒般的滋长起来。


  「看看我。」


  「夸夸我。」


  他不动声色地制造着和绿谷出久接触的机会。每每看着绿谷出久眼珠一转、视线停在自己身上的模样,他都会勾起嘴角,换来绿谷出久羞涩并温暖的笑意。


  但更多时候,他只远远地看绿谷出久和别人笑着交谈的模样。偶尔才会不自禁地舔下嘴唇,却好像绿谷出久已经被他拆之入腹一般。


  但是说来,轰焦冻从来没做过对绿谷出久有任何不敬的梦。


  或许是因为,绿谷出久是他的「神」吧。


————


  事实上,绿谷出久并不是「神」。所以他总会有从轰焦冻的「神坛」上摔下来的那天。


  “要追上他,夺回小胜——!”


  一边追着“压缩先生”,一边却听到绿谷出久强作镇定却显然透出了慌乱的声音。他扭头去看,几乎完全失去行为能力的绿谷出久紧闭着双眼,一脸痛苦,却还疯狂地想着对策。


  虽然知道不合时宜,但轰焦冻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发问了:


  「明明常暗踏阴也被抓走了。」


  「只有“爆豪胜己”是不得不追回的吗?」


  他知道自己在钻牛角尖了。如果绿谷出久想出了救爆豪胜己的方法,那么常暗踏阴必然也是可以救下的。


  「可为什么单单说,“夺回小胜”,呢?」


  脚步微微一顿,而后又恢复如初。


  波澜不惊的外表下,翻滚着的甚至是扼死「神明」的念想。


  接着,轰焦冻开始做噩梦了。在无数的梦里,他看着绿谷出久奔向爆豪胜己无数次,自己更是因为无法忍耐内心的嫉恨而无数次地使他失去生命。


  「嫉恨着远方的什么一般的眼神」,轰焦冻自己也认识到了。他无法忽视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逐渐冰释的状态,更是无法忽视自己内心肆虐喷薄地情感。


  「这不可能是爱。」他突然不知所措了,伸手按在左胸,仿佛是按在了心脏。他一点点攥紧拳头,就像是要把自己不堪的心脏捏碎,好让自己能够从碎裂的缝隙中获得一丝丝生存所需的氧气。


  「爱是,爱是——」


  轰焦冻自己也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


  “轰君?你不舒服吗?!”紧张到颤抖了的声音震碎了他的烦恼,他有些茫然地侧头,看到近在咫尺的、写满了担忧的、绿谷出久的脸,不知怎么的,一瞬间有了哭的欲求。


  他没头没脑地红了眼眶,倒是让绿谷出久苦恼了,手足无措了一阵,又不知道能说什么来安慰。


  不知道想到什么,绿谷出久面上一红,却是显出了凛然的气势——


  他搂过轰焦冻,让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颈窝,一边安抚地拍着轰焦冻的背,一边轻轻说着:“没事了,没事了,轰君是好孩子呀。”


  轰焦冻突然哭了出来,就这么没什么声响地、只有眼泪不断滚落地哭着。


  绿谷出久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好继续刚刚拍背的动作,一声不响地由着他隐忍地发泄。


  “绿谷?”轰焦冻突然带着鼻音开口了,绿谷出久慌忙回答:“是!”发现他窘迫般的紧张,轰焦冻抬了头。


  看到绿谷出久染了些红色的脸,他突然发现,那双水润的眼睛或许早就属于他了。


  他不断在绿谷出久面前刷着存在感的时候,绿谷出久亦是在接受他的好感并努力回应。


  当一份恶意足够突出,绿谷出久便会顶着恶意而上;同样,当一份善意在众多善意中显得尤为明显,绿谷出久便会以最大力度去回应,甚至与之达到同一高度。


  只是一直将目光紧锁在追逐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身上的他,完全没注意到,日常生活中的绿谷出久日渐频繁的注视。


  “绿谷。”他又一次把头埋在了绿谷出久的颈窝,“我喜欢你。”他这样轻声说着。


  “什,啊?什——”绿谷出久红了脸,大脑在一瞬间宣布负荷。但他并没有让轰焦冻等多久,便伸手又一次抱紧了他。


  “我也是,”他闷着声音,却能听出点笑意,“对轰君,喜欢。”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