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胜出】“英雄”.3

△路人久性相关暗示预警!!!!!

——————


【胜出】“英雄”.3


  绿谷出久小时候从来不怕爆豪胜己,因为爆豪凶归凶,但是心肠很好,人很好,能力也很好。


  后来,自尊心跟着年龄长个不停的爆豪胜己有了更强的力量,也有了更多的心事。他习惯性看向爆豪胜己的那么多次中,偶尔会看到爆豪胜己暗沉着双血色眸子在看自己。


  爆豪胜己每次一和他对视上,就会移开视线。那里面的东西,绿谷出久一个晃眼间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渐渐地,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敬”中生出了“畏”。于是绿谷出久开始害怕爆豪胜己,看到他就会忍不住缩起脖子,抱紧任何能让自己感觉有安全感的东西。


  虽然最令他有安全感的,就是他害怕着的那个人。


  那天之前,绿谷出久曾经在厕所隔间里意外听到班上同学间的碎语——那是些喜欢跟在爆豪胜己后面耀武扬威的社会渣滓,是些哪怕普通人遇见也会下意识避开的家伙。


  绿谷出久不喜欢他们,也很害怕他们。他缩缩泛出凉意的后颈,躲在隔间里一声不吭,蜷起了腿脚,假装这个隔间是锁坏了的模样。


  “爆豪对绿谷出久称得上‘体贴’的喜爱,只在他年幼的时候维持了很少的一段时间罢了。但是那个绿谷出久还是像条,从主人那里讨到过甜头的被抛弃的狗一样,寸步不离地跟在爆豪屁股后面。吃了那么多苦头都不见跑,倒是条忠诚的好狗。”


  “我说啊,其实爆豪早就厌烦那个废物了吧,只是一直、一直、一直地被粘着,甩都甩不掉嘛。”


  “不是吧,你们就这么看好爆豪胜己?我可是看着他一副‘这个家伙只可能是我的’的样子就烦得不行诶!”


  “啊,我也是!要不——”


  “要不我们找个机会,让爆豪胜己自以为‘独占’的东西,变成我们的‘共有财产’吧。”


  到这个时候,绿谷出久都完全没有听懂所谓的把他“变成共有财产”是什么样的意思。但是接着,又有人出声了。


  那个人压低了嗓音,用下流到几乎令绿谷出久在一瞬间开始反胃的语调说着:


  “你们不觉得,那个小废物脸蛋长得挺水嫩?”


  洗手间里突然失去了声音,连没有被拧紧的水龙头里漏出来的水珠滴落在瓷池里的声音都被一瞬间空白的大脑给吞噬。所有人都瞪着眼睛看向说出这句话的人的方向,获取到的信息量甚至或许是他们本来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那般巨大。


  绿谷出久躲在隔间里捂紧了嘴,生怕自己真的干呕出声,惹出祸事。他甚至紧紧闭上了眼睛,汗珠从额角沿着他带了婴儿肥的“水嫩脸蛋”滚落,然后一头扎进他肩膀处校服的面料,决计是要代替他被吓到失去的泪水。


  笑声突然一点点地从说话那人疯狂扬起的嘴角漏出,在得到其他人陆续出现的迎合的笑声后,接着变得愈加肆意。


  道德的流放者达成了一致意见,于是嬉闹着又离开了“秘密据点”。绿谷出久听着他们彻底离开,有其他人匆匆忙忙跑进了厕所的声音传来,才慌乱地窜出隔间,跌跌撞撞地冲进有爆豪胜己在的教室。


  “喂,你在搞什么啊?”爆豪胜己看着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嗤笑道,“难道上了个厕所把胆都吓破了吗?废——久?”


  他习惯性的嘲弄语调引得班上好热闹的人都把视线转了过来。但只有在爆豪胜己说出“厕所”这个词的时候就僵直着冒了一身冷汗的绿谷出久,在那些多到见怪不怪的视线中,触碰到了实体化的恶意。


  他打着寒颤,用泛了泪的眼眶诉说着他的害怕与无助:实体化了视线黏连在他的口齿、他的脖颈、腰肢,甚至流连在他被校裤好好包裹着的臀部。


  绿谷出久怕得要死。那段时间里,连爆豪胜己都感觉绿谷出久粘人得出奇,即使骂了他、打了他,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委屈一下,而后就继续柔柔软软地跟着,安心得像是被这世上最厉害的英雄护在身后。


  但爆豪胜己会让绿谷出久一直露出那种软绵绵、好看得叫人心里打挺的笑容?


  当然不会。


  所以那天,爆豪胜己很擅长地甩开了绿谷出久,让他落了单。绿谷出久一边躲躲掩掩,一边尽可能快地往回赶着,却到底没敌过刻意去堵他的人。


  绿谷出久拼命跑着,却被那群拥有个性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封住去路。他们不急着实现自己在绿谷出久看来肮脏无比的想法,只是不断地依仗着自己的个性优势磨去绿谷出久的希望。他们看着绿谷出久忍着眼泪努力寻求新的出路的模样,忍不住笑得东倒西歪,就好像猫追老鼠的剧本里,他们拿到的是猫的角色。


  绿谷出久累脱了力,还是跑着,最后被人一把拉了回去。他重心不稳地摔坐到地上,来不及撑起身子就被人压制:有人按住他的腿,有人压住他的腰;有人扼住他的喉咙,有人缚住他的胳膊。他躺在地面像鱼被菜刀困在了砧板,即使尽全力挣扎也摆脱不开丝毫。


  绿谷出久很容易哭,但他很少为自己的苦难流泪。他并不认为眼泪是所谓“弱者”才会有的东西,但他总觉得自己因为不开心的事情哭出来,就会避开“可能性”。


  所以哪怕是被讨厌的人贯穿、顶弄、言语侮辱,绿谷出久也忍住了眼泪,让它们干涸在了眼眶,绝不落下。


  他用昏沉的、快要失去意识的大脑有一下没一下地寻找着逃脱的可能,在极度悲伤的时候甚至恍惚间看到了爆豪胜己的幻象。他忍不住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幻象抿紧了唇流泪,只因为“爆豪胜己”他一动也不动地,只是静静地在那里看着。


  醒来时,夜幕已经低垂。绿谷出久平静地摸了摸自己乱七八糟的脸,努力支撑着自己起了身。他用衬衫粗鲁地擦拭掉身上的浊痕和血迹,暗沉着一双眼睛,想起先前的“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知道那是他的幻想,但他还是感到悲哀,像是一片赤忱真真正正地被当了他的面摔在地上碎得稀烂。他僵着手,一点一点地扣上外套纽扣,挡住不堪的同时,锁住了自己的爱意。


  绿谷出久决心将对爆豪胜己的一切恋慕都深深坠入心海,让爆豪胜己和其他人永远也找不见那份不可能被接受的心意。


  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麻,几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但他心里异常地平静。他甚至在想,只要不被爆豪胜己知道这个秘密,他就还能跟在爆豪胜己身后,这份恋慕就还有被打捞上岸的一天——


  绿谷出久的动作顿了顿,而后嘴角扯开了一个僵硬的笑。


  他知道自己正在说谎,好欺骗自己来获得安慰。


  突然间,情绪就崩溃了。他紧攥自己的衣领,蹲在路灯下嚎啕大哭。他无法遏制地在心里问啊:


  「为什么我没有个性?」


  「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


  “难道,未来的英雄,会是这样一群人吗?!”


  “明明我——”


  “明明我——!!!”


  「更想成为英雄啊。」

评论(2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