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胜出】“英雄”.4

△一点点all出要素,就不打tag了,大家自己避下雷哦!爱你们♡!

——————


  「绿谷出久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死柄木弔坐在吧台前,只手撑头,有些随意地晃荡着手中的杯子。黑雾放下手中擦好的酒杯,抬眼看了下钟:“十分了。”


  尾音刚落,大门的铃铛就被轻轻撞响,接着是少年有些疲惫的嗓音:“我回来了。”


  “啊,”黑雾对着准时进门的绿谷出久不明显地笑了笑,“欢迎回来。”


  「他会对着一个时常光顾的破旧酒吧里的人们说“我回来了”。」


  “今天也被训练得很辛苦吧,”黑雾拿起调好的果酒,准备添进刚擦好的那个酒杯,却被绿谷出久连忙阻止:“不用了,不用了!我没有很渴!”


  “那喝我的吧。”死柄木弔把手里的杯子扬了扬,血色的眼里带着点戏弄的笑意。绿谷出久看他这样,无奈地撇了眉,顺势就接过了,一句“谢谢”含糊在唇瓣与杯壁的碰触与贴合。


  「他不擅长接受别人给予的善意,却很快就能适应别人不断翻新着花样的胡闹。」


  “老师今天也让我问你有没有改变主意。”死柄木弔用空下的那只手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一点玩味掺在动作里,明了了他是在明知故问。


  “今天也代我谢谢AFO先生吧,死柄木君。”绿谷出久平静地说着,眼底一片暗沉,“我果然还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变强。”他微皱着眉头,有些苦涩地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漂亮得可爱。


  「他艳羡个性,却也抗拒个性。长得普普通通的书呆子样,笑起来却好看得异常。」


  死柄木弔随便哼哼了声,听上去是对这个笑容还算满意。他看着绿谷出久走向里间的背影,看他挺直着腰背的样子,莫名想起了初见那天他在自己面前哭得直不起腰来的模样。


  死柄木弔坐在大桥围栏上,无所谓生死的气息笼罩着他,也驱逐着过往的行人。在那些一靠近他就会被加快的脚步声谱成的背景乐中,一个奇怪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人,慢慢悠悠的,却又每一步都踏得实在,很沉一下落到地面,又很沉一下落到地面。


  「太奇怪了。」死柄木弔扭过身来回头看他,不注意间手上一滑,眼看就要从桥上摔下去。


  这人听到声音,抬起了头。下一秒,快到死柄木弔还来不及去多想些什么,他的手臂就被人死死地拽在了手中。死柄木弔于是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因为用力过度而不断颤抖的双手、暴出青筋的脖颈,一张脸涨得通红,上面有紧咬着的牙和闪着泪光的眼。


  这人狠瞪着双手紧握的地方,像是在和什么较劲。  他拉得很慢,但还是把死柄木弔拉了上去。死柄木弔随手拍了拍身上的灰,而后突地听到面前爆出一声泣音。他还没来得及对这声音反胃,这人就哭开了:眼泪一大滴一大滴地不断坠落,先开始的都碎在地面,后来的则都藏进这人捂住脸的手心,钻进这人的袖子。


  “我还是……”


  “我还是想,想当英雄……”


  这人一边哭得无声无息的,只管掉眼泪,一边又开了口,尽管说得很小声,活像脖子被什么掐住了,但还是隐隐能听出这两句来。


  死柄木弔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就这么坐在那儿,一声不吭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半蹲在那里哭得乱七八糟,直到这人哭着哭着一点声音都没了才心下一动,伸手去戳了戳,发现这人竟然睡着了。


  这人没有戒心得奇怪,让死柄木弔好几次伸了手想扼住他毫无防备露出的脖颈。最后却到底只是扭头咋舌,掏出了并不太用的手机。


  “喂,黑雾——”


  后来这人就成了敌联合非成员性质的常客,对自己的事不提过去,不讲未来,只是腼腼腆腆笑着,偶尔露出不属于这里任何人的表情。


  不过死柄木弔不在意这些。既然认识绿谷出久已经是「现在」的事了,那就让他们的未来从现在开始计时。


  时不时会来窜敌联合的门的大家对绿谷出久这个完全新鲜但是经常出现的面孔表现出了相当多的善意,多到绿谷出久几乎要觉得只有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他才可以肆无忌惮地“软弱”。


  不知道是谁开玩笑地提了一句要教绿谷出久“锻炼身体”,他也就当玩笑听了,腼腆地笑笑,结果第二天大家就开始轮流着给他指导。


  这些世人眼中的恶人在绿谷出久眼里,既是朋友,也是师长,渐渐变成了他生命中相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但在没人陪伴的时候,绿谷出久总是带着那种死去了一般的表情发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更没人懂得他眼中的情绪。这就是死柄木弔所谓的「绿谷出久不属于敌联合任何人」的表情。


  但是死柄木弔知道,「英雄」是绿谷出久的梦魇,更是绿谷出久的梦想。绿谷出久总在代替社会研究学家们反思这个社会,最后只得出了:“力量足够强大,是成为英雄的必要条件。”一个结论。


  “那就变强吧。”站在吧台里,黑雾这样对坐在吧台前的绿谷出久说着,“强到……”


  “强到——!”绿谷出久魔怔般跟着他念了句,接着死柄木弔看到绿谷出久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痛苦、渴求与隐瞒扭曲了他的面容,也揉烂了他的笑容。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