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渡出】自始至终

△女体久久预警!!!

△是百合!

△渡我被身子x绿谷出久「女体」

△ @A君 

——————


  身体不舒服。


  在出任务前,绿谷出久就猜到自己会因为个性使用而肚子疼个没完,但她绝对没猜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日子里过度使用自己的个性。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绿谷出久虚弱地喘了两口气,咬着下唇逼迫着自己直起了身,要继续前进。


  爆豪胜己看着这家伙头疼得眼眶都红了,脸色更是因为生理期带来的疼痛而变得惨白,心里一阵烦躁。“废久,快点滚回家休息去吧!”他掰了掰手腕,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留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啊,小胜对不起……”虽然爆豪胜己这样说话让自己感到很生气,但绿谷出久还是觉得理亏,于是连忙道了歉。


  从以前开始的生理期不适随着个性的拥有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不用个性就已经很令绿谷出久难受了,更不用说使用个性,或者甚至是过度使用个性。


  被同行的丽日御茶子用个性送回了工作室,慢慢吞吞地脱下了战斗服,绿谷出久穿上便服后微微叹了口气。


  只要一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她就一日不能成为被大众认可的英雄,也就无法实现自己自小以来的梦想——社会功利,只要结果不令人满意,那努力得如何,在社会眼里都会变得无足轻重。


  绿谷出久又叹了口气,关上了自己的橱柜。她背着被爆豪胜己槽作“直男审美”的大红色学生书包,揉了揉肚子,有些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工作室。


  众所周知,绿谷出久,英雄“人偶”,一个对于敌人来说相当棘手的英雄,目前为止最头疼的就是自己的生理期,此外就是自己的幼驯染。


  既然众所周知,那么敌人自然也会知晓。


  渡我被身子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想杀了绿谷出久,还是单纯地很喜欢绿谷出久。她有些困扰地抓抓脸蛋,终于想到了相比较而言最为简单的办法。


  “不管怎样,只要把她抓回来——”渡我被身子眼睛亮了亮,随即开心起来。她把玩着小刀,脸颊红扑扑的,笑得甜蜜而幸福。


  她借着先前拿到的血液,化身成绿谷引子的模样,拎起女士们购物喜欢挎着的小篮子,在里面揣上准备好的加料红糖水,挂着绿谷引子的招牌微笑出了门。



  会在回家路上碰到刚从屋子里走出的绿谷引子,是绿谷出久不曾想到的。


  “妈妈?”绿谷出久有些疑惑地唤了声,听声,引子回过头来,伸手掩了下嘴:“诶呀,出久你回来啦?是不是还不舒服?”说着她往自己的小篮子里摸去,“我刚准备给你送点红糖水去呢。”


  “妈妈——我说过很多次啦,红糖水喝了没有什么用的。”虽然这么说了,绿谷出久还是委屈地扁了嘴,不情不愿地接过了她不爱喝的红糖水。


  绿谷出久打开杯盖,嗅到熟悉的味道,闭了闭眼。


  加油,绿谷出久!一口闷!你可以的!


  接着,她扬起漂亮的手腕,让杯口贴上她柔软的唇瓣。启口间,细白的牙齿和粉色的舌尖隐隐一现。她皱了眉,露出点不情愿的委屈和就义般的英勇。


  她毫不设防地仰起了自己纤细而脆弱的脖颈。吞咽的动作令她娇嫩的皮肤小小地起伏着,叫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碰——最好能够干脆掐在手心里,好感受到这微弱却具有生命力的动静……


  药效作用得很快。


  在渡我被身子伸手探近已经有所察觉的绿谷出久时,它就起了作用。于是绿谷出久的脖颈被渡我被身子毫不费劲地把控在掌心,绿谷出久也乖顺地跪坐在了地面,全靠渡我被身子的手才能勉强支住上身。


  绿谷出久闭上了眼。


  当双眼再次睁开时,绿谷出久已经被压制在了一张床上。四肢被禁锢着的感觉令她不适,只有内衣遮羞的感觉更是令她难以忍受。她试图发动个性,却发现身体的极差状态遏止了自己的个性乱用。


  渡我被身子趴在绿谷出久的身侧,撑着头看她,小刀在指间明晃晃的,上下翻转着却没有要掉下的意思。在看到绿谷出久睁开眼睛的瞬间,渡我被身子手指一动,把小刀的刀柄翻回了手中。她拿着它有一下没一下地比划着,看到绿谷出久回眸来瞪她,才停了小刀露出一个笑。


  “你醒啦,小久!”


  要不是看到她手上的小刀,要不是自己还被以这般窘境被困在这里,绿谷出久都要以为这人是真的像她的面容一般可爱,但实际上她的笑容亲切得令人毛骨悚然。


  “……放开我。”绿谷出久咬咬下唇,眼里的倔强看得渡我被身子笑出声来。她拿小刀抵住绿谷出久的脸颊——女孩子们总是很注意这个位置的肌肤状况。


  冰冷的触感激得绿谷出久一颤,但从爆豪胜己和她共处十几年的经历里人们不难找到绿谷出久那扎眼得紧的不服输:就像一团火,那么明明暗暗地在她眼底摇晃,只要你一激,它就熊熊地燃起来,让你再移不开眼。


  于是渡我被身子也确实移不开眼了。


  她露出兴奋的笑容,迫不及待地用手中翻飞的小刀在绿谷出久身上镂刻着任何可以显示她爱意的痕迹——


  但她觉得还不够,还缺些什么。


  在绿谷出久死去之前,


  她还有什么应当做的事。


  绿谷出久不知道渡我被身子在想些什么,却知道她的动作停下了。在全身疼到发麻的感知间,绿谷出久下意识舔了唇,又抿了抿。


  渡我被身子突然浑身一麻,觉得每一根汗毛都在颤栗。


  她知道了!


  她对绿谷出久的感情是——


  渡我被身子俯身吻去了绿谷出久脖颈间细小伤痕流出的血液。



  绿谷出久已经失去了意识。


  渡我被身子从背后轻轻揽起绿谷出久,让她倒在自己身上,又倚进了梳妆台前的竹椅。渡我被身子回头,看向那被血液染红的床单——


  她看到了花苞初绽的娇艳与圣洁。


  渡我被身子执起新买的桃木梳子,走近了绿谷出久。她揽起她带着卷的长发,一次次地梳下去。


  她说着: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

△成年后的初更新!!!!!

△非常抱歉!!!前段时间莫名其妙不知道被什么忙昏了头竟然忘记了点梗这回事真的非常抱歉!!!!!

△ooc部分恐怕很多呜呜呜……最后的吉祥话我是从百度百科搜了直接贴过来的对不起……

△如果哪里有问题大家请务必告诉我!!!

△感谢♡!!!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