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雷安】王的骑士

△其实全文和标题没太大关系……搁作文里我这就是偏题了x
△我流雷狮了解一下xxx

————

“这次他们给王进献了些什么呢?”

“啊啦啦,听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金丝雀……”

“啊,那么大的笼子送来的,一定是一只,被娇生惯养着长大的金丝雀吧!”

“王连政务的时候都会出神地想起他的鸟儿呢,想必是个,相当可爱的孩子呢。”

[女人多了就是这点不好。]

黑发的皇子在仆人们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后,身手利落地翻下了树。他拍拍手上蹭到的灰,双手抱胸想了下接下来要做什么。

“噷。”他眯了眯晶紫色的双眼,嘴角勾起一个顽劣的笑,“去看看那只让老头神魂都颠倒了的金丝雀好了。”

在看到那只所谓的金丝雀前,他都是这样想的:一只漂亮的,和普通金丝雀有着不大区别,但或许声音好听不少的金色鸟。

但他翻进了宫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笼子,视线对上了一双温和湿润的绿色眼睛。

一个,金纱覆身,有着柔软棕发的少年坐在用鸟羽铺满了底部的笼子中的床上,周身弥漫着圣洁与柔软的气息,哪怕他的衣着甚至可以用“情色”来形容。

“您好。”他微微笑了,神色间尽是可见的温柔。

“你就是他们说的‘金丝雀’。”皇子挑挑眉,语气中满是笃定,“还真是独一无二的恶趣味。”说着,他勾起了唇角。

“这个说法,恕在下不能认可。”少年眉尖一蹙,“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奉命为保护雷王星的王而来。”

“保护?哦?”皇子双手抱胸,用暧昧不明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这精致的另一种意味的宫殿,“在这里保护?”他敲敲笼子,露出一个恶劣地笑:“保护雷王星的王,不会再有威胁到他地位的子嗣吗?”

少年不说话了,他抿着双唇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的皇子。他看着皇子的双眼中愈重的玩味,半晌才启唇道:“您是三皇子,雷狮殿下。”

“哦?”皇子嘴角的笑意收敛,变成一条线,凉薄地横在那带着些稚嫩的脸上,“那么,骑士,你是不是该报上自己的名号了。”他晶紫色的眸中多出了审视的意味。

“您好殿下,”少年将右手握拳置于左胸,向他微微躬身,“在下名为安迷修。”

“哼,”雷狮唇角微勾,“不错的礼节。”他席地而坐,支手撑头道:“说吧,为什么待在笼子里。”

“前辈们说了,以宠物的身份进宫迷惑敌人,能更好地保护王。”安迷修恭敬地站着,尚且年少的他做起这些动作,意外地没有初学者的僵直感,动作流畅自然,加上白色羽毛的铺陈,更显其性情的温顺。

“哦,”雷狮抬眸看他,“然后宫里传出‘老皇帝玩物丧志’的传言,好让有异心的家伙们都自投罗网?”

“是的。”安迷修弯弯着眉眼笑了,雷狮微微睁大了眼,而后神色又恢复如常。

雷狮站了起来,随意地拍拍身上的灰,显然无意继续这个话题。他挑眉看着眼前的少年,突然想到了或许会很有趣的事。他嘴角蓦地一弯:“你说你是骑士,那你身手一定不错。”说着,他取下领子上精致的装饰性别针,轻车熟路地开了笼子上的锁,“来比划比划吧。”

正直的骑士看着高贵的皇子如此熟练地使用着所谓底层人的技巧,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似是不解,更像是无奈。

“作为枕边人,肯定听了不少关于我的评价吧。”雷狮见怪不怪,兀自将手按在了自己的随身佩剑上。安迷修见了他的动作,意识到他是想实实在在打一场,便毫不犹豫地在自己笼子中的床下摸起剑来。

在他跪下、弯腰去拿剑的时候,雷狮透过更贴近了肌肤的金纱,看到了他漂亮的腰线和——

背部蝴蝶骨之间,两道长而狰狞的疤痕。

————

在看到安迷修两手中的长剑时,雷狮就意识到这家伙恐怕不好对付。“在王的寢居还能带着开了刃的剑,不错嘛,骑士。”他兴奋地笑了,下一秒就冲了上去,率先发起攻击。

知晓皇子比自己还小上一岁,故而收了力的安迷修在剑身受到来自雷狮的力时,这才切身地体会到这是个超巨大的麻烦。

他借力打力,双剑一挽,迫使雷狮后退的同时自己也顺势向后一跃。雷狮看着眼前面露正色,显然比刚才认真了许多的骑士,微微暗沉了眼色。

金纱不该是骑士的服饰,但不妨碍这个骑士把它穿得像在舞女身上一般好看。那些人兴许是一早就把这家伙安排得明明白白,一身显然没怎么晒过太阳的漂亮肤色衬着身上零星一点伤痕的暗色,让他身上温顺的气息中掺杂上了野性。

一身漂亮的功夫让他把剑耍得像跳舞——无需多看,只刚刚那一下挽剑的动作足够让人看到他看似纤细的手臂中蕴含的力量。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正在用如何的方式评议他,但他知道雷狮眼中危险的光,从他决定要和自己打上一架后就未曾消失过。

刚刚剑与剑相触的一瞬间,他就感到了雷狮体内蕴含着的巨大蛮力。要不是自己的风格固来偏向灵活迅捷,那只这一下,自己就非伤不可。

穿着皇室服装的少年就那么高贵地、无意识地微微高抬着下巴,神色莫辨地看着自己,下意识抿住的双唇更是让他浑身都透出不可一世的威严。

可安迷修不知道怎么的,就从他的眼中看出一点,同其他贵族不一样的地方。

他看到小皇子突然眯着眼笑了,肆意咧开的嘴角和眼中突然没了杀意的晶亮,让安迷修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

——自由。

那是,将一切信仰、所有教条,都不屑一顾地踩在脚底,目中无人,却有足够资本让自己乐在其中的肆意逍遥。

“您真的,想做王吗?”安迷修怔怔地,有些磕巴地这样问着。

“哦?”雷狮饶有兴味地挑挑眉,想看看眼前的骑士想说出些什么有趣的话来,“你在我的眼里看到什么了吗。”

“是,”安迷修没想太多,只是顺着他的话将自己想说的表达了出来,“您的眼中,有一片海洋般的星辰。”

“什——”雷狮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复,一瞬间居然慌了手脚。见他慌了,安迷修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瞬间脸涨得通红:“不是——殿下,我不是——!”

两个人越解释越乱,最后还是以安迷修手忙脚乱把自己关回了笼子,一头埋在了被子里这事才算结束。

又一次清晰看到他背上那两道伤痕,雷狮定了下神,才开口:“你以前有翅膀吗,安迷修?”

“回殿下,没有。”他仍然闷在被子里,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合礼节,“那是两块生来畸形的凸骨——麻烦医生取出来了之后就没事了。”

“哼——”雷狮懒洋洋地回以一个鼻音。

————

雷狮走的时候,安迷修并不知晓。只是有那么一天,他突然听到王叹了口气,说他的小儿子为了“星辰大海”,跑去做海盗了。

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蓦地就红了耳廓。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