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原创】远游.1

  早上六点半,难得早早地起了床。穿上前一天晚上挑了很久的衣服,戴上那人给自己买的鸭舌帽,背上双肩包,拉起行李箱,出了门。


  六点五十,他过了安检,站在队伍里,准备经过检票,坐上去往杭州的车。作为早餐的面包压在行李箱上,他生怕吃到一半就要检票,所以挨着饿,准备上车了再吃。


  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出远门,因而总担心自己会被扒手盯上。他时不时侧侧身,换换站位,再不动声色地摸摸包,直到一个上了年纪女人坐在了他右手边的椅子,他才侧着身子站好了,生怕自己挡到背后空调吹出的风。


  七点十分,他听到检票口在通知检票,他赶忙抢在第一个交了车票。小跑着冲到了自己所要坐的车的一边,就准备挤过去放行李,被检票员大叔喊住了,叫他把行李放到另一边去。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紧又跑到大叔指着的方向,放好了行李。


  七点十五,他坐在1号位置上,迫切地看着每一个上车的人,希望他们可以快些做好,这样才能早些发车。


  有两个年轻女孩走到他身边,她们看着他疑惑的神情,显得有些羞涩:“不好意思,我们可以和您换个座位吗?我们是2号和3号。”他愣了两秒,很快点点头,连忙起身。


  在两个女孩的道谢下,他被一个母亲拉住了。母亲抱着她的娃娃,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不好意思,我和我的孩子是4号和5号,可以麻烦你坐在5号吗?”他不太擅长和陌生人交流,接连被陌生人搭话让他红了脸。


  他腼腆地笑笑,反背着双肩包规规矩矩地坐在了5号。等到人全了,司机大叔关了车门,他旁边的6号还是空着。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把包放在6号位,他把包抱在怀里,带了耳机,很快的吃起了面包,担心面包味传得太远,会有没来得及吃早饭的人感觉饿得难熬。


  八点二十,又有一批人中途上车。等人都上来了,检票员大叔站在车门口,冲着车门正对面的店喊了几句玩笑话。大叔用他熟悉的方言,和这一路上的许多人打了招呼,但这次他看到被喊话的那些人脸上露出的笑容,突然感觉大多数的平凡人都很幸福。


  八点半,车速慢了下来。他忍不住探头看看,发现前面几辆小轿车放满了车速。在围观路边一辆被烧得只剩骨架的小车。三个,有着黝黑的皮肤和深刻的皱纹的男人围在车边,心疼地皱着眉,那些轿车车主就这么看着他们,一声不吭地投以注视。


  突然,司机和检票员两个大叔同时发了火。司机大叔连按了三声喇叭,检票员大叔则把手上用夹子夹好了的一叠票往面前的台子上一摔,破口大骂:“又不关你们的屁事!你们停下来看什么东西!一群傻逼,他妈的后面的车还要不要走了!”


  他一惊,连忙收回了视线,也因这斥责感到了愧疚。突然就想起之前听说过的一句话:“在别人遭遇不幸的时候,不去围观他的不幸,就是对他的尊重。”他把下巴抵在包上,突然崇拜起了这两个普通的大叔。


  九点四十五,他刚睡了一觉醒来。打开手机,恰巧那人给自己发了条消息:

  [到哪了]


  他忍不住悄悄笑了声,有些不太熟练地打开微信,发了个定位给那人,那人很快回复说:

  [好]


  心情突然雀跃了起来,早起带来的一点困意也都没了。知道睡不着了,他干脆打开b站,放起了“游龍”的《ROKI》。他喜欢ゆう十温柔又带了些磁性的声音,也喜欢Nero很有张力的嗓音,他也想像他们那样成为很受欢迎的唱见。


  早班的大巴比他以前坐过的随便哪一班都要安静。乘客们大多安静睡着,只有检票员大叔时不时和司机大叔说说话。司机大叔说话声音很轻,基本听不见,检票员大叔声音很大,但胜在说得上好听。


  偶尔的,一声手机提醒,都让他心里暖暖的,就好像这一车的人都在被爱自己的人等待一样,当然,他也是。


  十点三十六,他的手机也“叮”地,发出一声爱人的思慕:

  「现在呢」


  很快回了个定位,又是一声“叮”:

  「怎么这么远」


  他也不懂现在是远还是不远,突然有些后悔坐了大巴。他打开高德地图定了位,把地图推得很小才看到了杭州的小红点。


  说好的三小时,竟然还有那么远。生气了,《ROKI》都哄不好的那种!


  ……看在大叔们都很辛苦的份上果然还是不生气了。


  十一点三十四,下意识给那人发了定位,是到了嘉兴秀洲。

  「好,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

  「我收拾下,就去民宿找你。」


  他第一次自己订民宿,订完把位置发给那人之后才知道自己订在了离那人家很远的地方。


  那人邀他去自己家里住,知道去了就算是见家长了,他哪里肯去。那人也不为难他,由着他订了民宿,还安抚他叫他别担心,说是杭州滴滴很多。


  十一点四十一,那人发来了微信:

  「我饿了」


  他下意识发了个定位,发出去之后才想到这句话背后可能有的意思,突然紧张了起来。一颗心暖得发烫,像是有火在其中燃烧。他几乎按捺不住从心底涌现的,那种想要大叫再大笑一通的冲动。


  他猛地把头埋进了书包,感觉鼓膜都在跟着心脏跳动。


  十二点零八,他发了个定位过去,那人很快回复,说是很近了。


  十二点二十五,他到了余杭。那人知道了,拿了背包就出了门。


  一点多,找了车,到了民宿在的小区,却跟着导航都找不到楼。摸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对楼,乘着电梯到了14楼,进了房间。他在门边开了空调,把墙上的开关挨个试过后才换了鞋进了房间。


  把自己砸在床上,发现床意外的软后,突然又兴奋了起来,一个人乐呵乐呵地在床上闹了半天才想起来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


  下床拿出手机,才看到三分钟前那人发的消息:

  「你在几楼」


  他猛地站起,回复了楼层和房间号。他把手机放下,面对着墙在床上傻坐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要开门,猛地从床上弹起,开了门,还从鞋柜里捞了双拖鞋端正地在门口摆好。然后又回到床上傻坐着。


  他整个人绷得紧紧的,坐在那儿紧张得耳朵都要变红。等了一会儿,他听见有脚步声突然出现,而后不紧不慢地靠近了。


  他一下扭过头去,紧盯着尚且空着的大门。

评论

热度(15)

  1. 山田千树榆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