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胜出】夏

△感到不适请立马退出!谢谢quuuq

△是突如其来的脑洞了quq

——————


【胜出】夏


  有风的感觉拂过,闭着眼睛也可以感知到头发被吹动。知觉一点点回到身上,比老师讲课的声音更早传入耳朵的是蝉此起彼伏的叫声,汗湿的感觉也悄然而至。实在是受不了仿佛突然出现的、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他睁开了眼——


  ——夏天。




  “小胜?”突然呼进耳洞的湿热气息吓得爆豪猛地睁了眼、从沙发上弹起。他回头,看到还趴在沙发扶手上的恋人,只能烦躁地单手捂住了脸。


  绿谷有些歉意地趴在那儿,直看着爆豪,颇有些“可怜巴巴”的意思。爆豪用还剩着的那只手做了个“招”的动作,绿谷很快反应,手脚麻利地爬上沙发,一头埋进爆豪的颈窝。


  两人保持着交颈一般的姿势,在尚且还有些热度的夏末静静相拥。爆豪也说不清他心里现在什么感觉,只是想要就这样抱一下,抱久点。


  “小胜,”绿谷凑在爆豪的肩窝蹭了蹭,带着点贪恋的意思,温柔的开了口,“你还有个会要开,在半小时之后。”


  爆豪听言深吸一口气,拥着人坐了起来。轻轻咬了下绿谷的脸,就拍拍他背示意他下去。绿谷自然地先行起身,为他拿来在他休息间为他熨好的衣服。


  一边换衣服,一边看着绿谷明显没有打算出门的样子,脑中彼此的日程表上突然出现了空白。爆豪皱了眉:“你是这两天休假?”


  “嗯?嗯……应该是?”绿谷不太肯定地回答着,同时拿过沙发旁小桌上的日历,“我后面都没做记号……待会儿去事务所问下好了。”


  “打电话就行了,没必要跑一趟。”说完,爆豪就出了门,“我走了。”


  “路上小心。”绿谷在门被阖上之前,在爆豪尚且目所能及的缝隙间,对他露出了温和的笑意,爆豪对着完全关上的门,轻声笑骂:“臭久。”


  街上行人之间的氛围很奇怪,凝神看看却又觉得稀疏平常,整个世界在爆豪眼中处在了陌生和熟悉的交界。每一恍神间,他都能依稀感觉到这个世界的违和。


  难道是太安静了?


  爆豪不紧不慢地走进会议室,发现会议室也浸没在一种令人烦躁的沉默中。“喂,世界末日了吗你们一个个的摆出这幅白痴样?”


  大家面面相觑,很快让会议回到了正常氛围。一个新的任务,方案被安排得非常妥帖,只是隐约透露出一种对部分英雄的要求过高了的感觉。但这是会议讨论的结果,意思是这些英雄心中都有数,他没必要过于在意,只是……


  爆豪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将思绪转回到了“晚饭”之类的字眼上。他想了想,而后不耐烦地咂了嘴,拿出手机打了家里的电话。


  一声,两声,三声……没人接。


  一声,两声,三声……又没接。


  爆豪的额角突突跳了两下。




  当爆豪撞开家里大门时,绿谷正窝在房间里睡觉。他听到一声巨响后连忙从床上爬起,做好了一切攻击预备,然后看到了自家瞪着双赤红眼睛的恋人。


  “你聋了吗!?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爆豪揪着他的领子冲他吼着,他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于是示了弱。他抬手握住爆豪揪住他领子的手,带着歉意地笑笑,水润的大眼睛里透着点对原谅的请求。


  其实在绿谷那双温热的手覆住他的手的瞬间,爆豪就心软了。他看着恋人可怜巴巴的样子,烦躁地撒了手。


  他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很奇怪。无论是不记得彼此的日程,还是忘记今天由谁做饭,都很奇怪。


  但是今天不只有他变得奇怪。


  没给臭久安排工作的事务所,透着奇怪氛围的街道,莫名沉寂的会议室……一切都很奇怪。


  但最奇怪的还是,自己有意无意间会产生的,类似于“感激”这样的情绪。


  啧,真是恶心死了。




  在那个午间醒来后的第三天,爆豪胜己确定了这个世界并不真实。


  每一个仰仗着英雄的救济的民众都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排名第二的、连年被评为“最像反派的英雄”第一名的爆杀卿,弃“和平的象征”在家无聊到发霉长蘑菇,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可能发生。


  所以问题从“这个世界怎么了”变成了“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爆豪看了看餐桌上绿谷研究出的新菜式,突然晃了神。


  “你的右手——”他听到自己这样开口,然后又戛然而止。绿谷睁着双因为长大而显得小了些的大眼睛,抚着自己的右手对他很温和地笑了:“小胜还在在意这些伤疤吗?抱歉啊,把它搞成这样了……不过后来都有听着小胜的话好好在保养啦,小胜竟然到今天还在担心什么的,真是温柔呢。”


  “想打架吗臭久。”爆豪眯着眼扯着嘴角笑了,看得绿谷一瑟。“啊,明明过了这么多年,这个下意识的反应还是改不掉呢。”绿谷自顾自地嘀咕了一句,却让试菜中的爆豪筷子一顿。


  等到爆豪再抬头看向绿谷时,绿谷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他微眯着的双眼失去光彩,弯弯的唇线显出惨淡的颜色。


  夏天或许实在是太热了。


  绿谷出久断掉的右臂处“嗡嗡”飞着的黑虫令爆豪甚至有了呕吐的冲动。他撑着身体站起来,电视机在瞬间响起。躁动的雪花音与虫子胡乱飞着的声音在爆豪的脑子里搅成一团,让他连脑神经都在“突突”地弹跳。


  “英雄,‘人偶’,于「滋——」殒身,他「滋——」,感谢之余,我们致以最「滋——」的悼念「滋——」。”


  “小胜……”


  因为失去生命体征而变得更像残缺不全的人偶的绿谷出久,缓缓地闭上眼,扯开了一个一直被爆豪嗤之以鼻的笑。


  “‘醒来’吧。”


  像电视被突然关掉一般。“哔——”一声,爆豪陷入一片漆黑。




  爆豪站在一片云雾中,微垂着头,睁开了眼。刘海的阴影投在脸上,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尚能被看见的、平静地被拉成了一条直线的唇,昭示着他或许早就糟透了的心情。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腾升的雾气间,由小变大,愈加亲近,也越加清晰。很快,他在爆豪面前停住了脚步。


  爆豪不用抬头,就知道眼前的是一个男孩。他有着一双漂亮的、和臭久差不多的眼睛,一头蜷曲的、和臭久差不多的头发;但是这头发的颜色,是不同于臭久的灿金,这双眼睛的下方,也没有臭久那一看上去就很蠢的雀斑。


  这是一个长得简直就是他和臭久的结合体的孩子。


  “您醒了。”男孩的声音不起波澜,“看来您找到了那个‘多余——”


  “他一点也不多余!!!”


  爆豪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歇斯底里的无力了,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做着下压、试图发动个性的动作,但他自己也知道男孩说的话其实是正确的。


  爆豪胜己将双手攥紧,紧皱着眉头,最后一屁股坐下了。他抬眸看向男孩,在那张脸上看不到任何属于他、或是属于臭久的表情。男孩平静的看着他,一双绿眼睛水润着,却满是平静。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个性吗?”爆豪将自己调整到了接近放松的状态。他看着眼前的男孩,只习惯性的微微皱眉。


  男孩点点头,在爆豪探询的目光中,皱了眉,似乎说出自己的个性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爆豪突然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开了口,想说些什么,却被男孩一个表情遏止在原地。


  男孩突然合眼,像是刚从折寺毕业的、在翩飞的樱花中、还像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抓着书包肩带的臭久一样,很灿烂的笑了。


  “是‘醒来’。”




  当爆豪再一次睁开眼,他感觉是真的很烦了。


  一个小鬼个性暴走,他所以被迫做了梦中梦中梦,真的要被烦死了。


  再失去一次什么的……


  “爆豪!”好友切岛的声音瞬时传来,他看过去,却看到切岛难得的、吞吞吐吐的模样。


  “怎么了?”爆豪坐起身,揉了揉有些犯疼的脑袋,而后手肘支着大腿,抬眸再看向切岛。


  “你救回来那个,就长得特别像你和绿谷的那个孩子,”切岛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在你晕了之后吧,跟我们说他是发动个性,不是个性暴走……”


  “哈?”爆豪有些烦躁地挑了眉,吓得切岛话头一顿。切岛叹了口气,接着说:“然后他说,如果你不够格,他就让你死在他的个性里……”看着爆豪越来越差的脸色,他加快了语速,“然后在你醒来之前,他突然变得很开心,也不说怎么了,就告诉我们你快醒了,然后——”


  “然后他死了。”


  爆豪闻言一顿,诧异地睁大了双眼。切岛以为他是不信,但没有像以往那样手忙脚乱地比划,而是垂下了眼帘:“就坐在原地,笑得像天使一样,然后被飞进窗的花瓣轻轻一碰,就‘嘭’的一下,星光点点的就散掉了。”


  “然后我醒了。”爆豪接话,切岛看向他,点了点头。


  得到他的肯定,爆豪沉默地看着地面。半晌之后,突然笑了,骂了句——


  “臭小子。”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