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安雷】望海之人

  他总是问我,你见过海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我总不能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告诉他他的眼睛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海洋。


  女孩们告诉过我这个情话已经过于老土,所以面对他的问题,我从未做出回复。


  后来我知道,他病了。


  他日复一日地梦到一片漆黑的海,我坐在木筏上,而他浸在海水之中。他在梦中不断地呼喊我的名字,我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没有东西扼住他的咽喉,没有东西蒙盖住我的耳朵,可是他的声音在传到空气中的瞬间被隔绝在了海面。


  然后,他累了。他看着我越来越远的背影,自己起起伏伏在只有轻微荡漾的海水,沉默着,选择了沉默。


  之后,一艘曾是他的梦想的巨大海盗船从他身边驶过。船驶过时掀起的浪将他远远地推开。他看到另一个他斗志昂扬着站在甲板,身后有三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他知道别人听不见他的声音,所以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然后突然想到,在事故发生之前,他们也曾像这样一起出游过。他走在最前面,另外三人跟在他身后,对他或许有些任性的引领并不置喙。


  海盗船终究也走了,海面上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终于,他觉得累了,任由疲惫拽住了他的手足。他平静地看着远方,看着太阳浸没在了海平面,窒息感于是侵袭了他。他很快地失去了氧气,而后僵硬着躯体,一点点没入海平面——


  就像那轮太阳,缓缓浸没了,就似乎不会再浮现。


  这个在无数个日夜中包裹了他的梦,我是从他的心理医生那里听说的。他不可能对我说这些,因为他从不向我示弱。就好像我不是他最亲密的爱人,而是他不得不战胜的对手。


  白头发的医生告诉我,他的状态或许很差。而他问的那个问题,无论我怎么回答他都不会感到好受。医生说,因为在梦境里我无论如何都听不到他的声音,而他也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我的木筏,所以在现实中,他选择听不见我对他的回答。


  尽管我从未回答过。


  那天晚上,我不知怎么突然就醒了过来,伸手胡乱摸了摸身侧,发现本该是他的位置上没有一点热度。我吓得坐了起来,一扫眼看到他坐在窗台的吊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数着秒数。


  他数着,滴答,滴答。


  我静静地听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只是坐在床沿,看着阳台上他轻轻荡着吊椅,配合着秒数,令它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因为我睡眠质量很好,一般一夜无梦,所以我不知道那个梦到底是怎么纠缠他,让他在那个夜晚那么孤独,又好像特别害怕。


  他也什么都不和我说,只是自己拿着我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的那块表,把它贴在耳边,在心里默念着那是几号晚上几点的几分几秒。


  他告诉了我的,只是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的数秒数的声音,滴答,滴答。就像到今天、到现在还在我脑子里盘旋着的那个声音——


  滴答,滴答……


  不知道他数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听了多久。我一直没想到要看一眼手机,看一下日期,再看一下时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看,但是现在我总是每隔一会儿就要神经质地确认一下时间。


  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在倒计时。


  滴答,滴答。


  他的声音和先前懒洋洋的拖沓不一样,这次断得干净利落,带了几分笑意。他突然从吊椅里站起身,啪嗒,把手表戴在了左手手腕。


  他问我,安迷修,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不是和看海那个差不多,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莫名的糟糕预感让我脑内一片空白,只是头皮发麻着,看着他,没有吭声。


  他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到回复。


  他好像突然就崩溃了。我想,那个时候他可能已经分不清梦和现实,只是想找我说说话,看看我的反应,听听我的声音,好确认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在一片没有海的梦里。


  他有些癫狂地突然扯住了自己的耳朵,像是要把它们蒙住,又像是想把它们扯下来。我意识到不对劲,开始有些慌了。我想喊喊他,可是刚张嘴,他先说话了。


  他说,你见过海吗?


  我又被问住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以往遇到这个问题我总是选择回避。现在想想,当时随便说句什么都好,就是不该沉默。


  我一直知道他身手蛮好的,还上学的时候看他翻墙都特利索,只是那天晚上我才知道他不只会翻三米不到的学校围墙,还会翻不到两米的七楼阳台。


  直到他手搭上阳台围栏我都没想过他会选择逃开——我到现在都觉得他当时是想逃走,想从什么声音都没有的世界、从我不会对他做出回应的地方逃走。


  后来过了段时间,我才知道那天是七夕。


  这还不是我自己查日历得来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医生告诉我的。医生一边和我说了先前他在那里说过的话,一边告诉了我我的状况很差。


  我也觉得我的状态很差,可是我没有想从这个状态里脱出的欲望。


  因为在这里,我能听到他的声音。


  他数着,滴答、滴答。


  他问着,你见过海吗?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