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all出】To:A君!

⭐写给 @A君 的文!!!

△黑久设定!

△私设欧鲁迈特仍在活动!

△总体来说私设超级多xxx

——————


【all出】


-01- 「“绿谷出久”」


  敌联合里出了一个欧鲁迈特的脑残粉,这是所有职业英雄都未曾想过的事情。爆豪胜己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曾经皱着眉头,恶狠狠地回了一句:“哈?”


  然而就在第二天,他照着事务所的安排进行巡视的时候,在一个拐角处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看上去有些不祥的少年。


  裤管有些俏皮地收在脚腕偏上的位置,袜子则规矩地埋在皮鞋里面,少年人的脚踝不加掩饰地暴露在阳光下,白得几乎晃眼。


  紧身的黑裤勾勒着漂亮的腿部线条,引着人的视线上划,然后在年轻人的腿根勾出一个不爱活动的饱满弧度。


  被虚虚遮掩的腰带上方,未成年人瘦削纤细的躯壳被成人化的衬衫和马夹包裹,带着阴郁意味的性感气息被人无意识地散发。


  等看到脸,基本可以确定如果现在出手,将要面对的就会是三年起步的刑罚。


  带着些孩子气的柔软线条从下巴开始,一直可以画到人卷卷翘翘的墨绿色短发。撇开泛着健康色泽的唇瓣,微微带了肉感的双颊上排列整齐的八颗雀斑也足够让人低估他的年龄。


  但最终确定年龄范围的还是那双在男性中显得有些过于大了的水润双眼。那双藻绿色的眼睛被阳光照出几分透亮,而温顺下撇的眉毛又昭示着那透亮或许不是因自阳光。


  爆豪胜己皱皱眉,而后自顾自地继续着巡逻。爆豪在巡逻的时候往往会处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只有当人们远远喊一声“爆心地”的时候,他才会分散注意力,或者敷衍地招招手,或者对他们点点头。


  在他走出拐角,并且转身继续前进后不久,他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他微微侧身,却刚好被人拉住了手。


  爆豪有些恼火,撇了那人一眼,发现是刚刚站在对街的少年。或许是跑得急了些,少年喘着气,面上泛出红晕,眼睛却晶亮着。爆豪静静看着他,他却也不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爆豪看着他因为喘气而微张的嘴,看着他粉色的舌尖,突然心上一动。他适时站好,满脸期待地开了口:“爆心地!我是欧鲁迈特的脑残粉!请问,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和欧鲁迈特要一份签名!”


  爆豪瞬间皱了眉,看着少年的模样,少见地说了问句:“你是‘人偶’?”


  “是绿谷出久。”少年赌气般地撒了手,却一时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只好只手叉着腰,换了个站姿。


  “哦——”爆豪若有所思的拖长了音调,“你自己去要。”而后转身就走。被留在后面的绿谷出久茫然地眨眨眼,而后就红了眼眶。


  红了眼眶的绿谷远远看着爆豪巡逻时的模样,半垂下眼帘,而后缓缓扯出了一个笑。


  

-02-  「关注」


  「小时候想要却抓不住的东西,长大后便成了执念。」


  这是事务所间例行综合会议时女性英雄们在讨论“cp榜单”之类的东西的时候,对敌联合的“人偶”做出的推测。她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人偶”不是“无个性”就是“个性过于鸡肋”,很快把他安排在了受位,试图在他身上穷尽世间的宠爱。


  “你们为什么突然那么关注他啊?”切岛锐儿郎不是很懂地抓了抓头发,很直白地便询问了。女士们互相对视一眼,而后把切岛拉进了小团队里,分享着她们不知道从哪里拍到的敌联合成员的照片。


  那些人中突然出现的新鲜面孔显然就是“人偶”:像普通少年一般穿了件黑色卫衣,双手揣在兜里,神情淡漠,似是对什么都不会过度关注。


  但是下一张少年就不一样了。他趴在玻璃橱窗上,看着里面欧鲁迈特的玩偶,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还闪着光彩。死柄木弔一副“什么臭小鬼,真的是烦死了”的表情,一边站在少年身后等少年过完眼瘾。


  “他小时候抓不到的东西,是欧鲁迈特的玩偶吗?”切岛有些摸不清头脑,只能坦诚发问。女士们摇摇头。


  “英雄。”八百万百真诚地回答了切岛的问题,“在他最需要英雄的时候,英雄没有出现。”


  “英雄降临的好事普遍出现着,但他从未遇见。‘英雄’于是成了他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念想,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艳羡还是在嫉恨。”


  后来爆豪也看到了“人偶”的照片,几乎是瞬间就发出了嗤笑。他想起了那天的遭遇,想起了少年一个人站在对街的神情,想起了少年一本正经地说着:“是绿谷出久。”


  那种,心中一动,的感觉又一次传来。爆豪站着看那张少年露出淡漠神情的照片,晃神间竟看到少年朝他的方向转过头来,上翻着眼皮看他。感觉到不对,爆豪试图移开视线,却在一瞬间看到少年冲他勾起了唇角。


  「爆豪,胜己。」他看到少年无声地说着他的名字。


  但当爆豪眉梢一跳,眼看就要发怒,那张照片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少年尚显稚嫩却尽显淡漠的神情映在他的眼中。


  心中,一跳。



-03-  「“造梦者”」


  爆豪胜己怀疑自己中了个性。


  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少年柔软的腰线限制了他继续思考的能力。只是从少年后颈凸起的那块骨头,顺着脊椎在光洁背部刻下的凹痕,一路吻下,让少年身上显出红紫,就足够让他咬着人的颈窝,发疯似的冲撞。


  第二次做这个梦的时候,剧情线被拉了出来。他是黑道老大,少年则是他麾下的红人。夜深人静,他在灯光下翻阅文件时那么一抬眼,少年窝在沙发上睡得双颊泛红的模样激得他呼吸一顿。他开口唤了声,少年便悠悠转醒,听到他的命令。


  睡得泛红的脸颊,带着惺忪睡意的水润双眼,都是他吻的必经之路。少年跨坐在他身上,年龄差异造成的身高差异让他可以把少年整个困在怀里,任由少年晕晕乎乎地推他。少年在被抚摸时会轻喘着把脸埋在他的颈窝,他借机亲吻少年纤细的颈,感受少年因他的动作而加速的脉搏。


  这个姿势进得深,少年几乎受不住。时不时的小声啜泣、哀声讨饶,他一概都不理会,自顾自把少年抱着又抵在了桌上,感受少年因无措而穿进他发间的手指的动作,愈发情动。


  第三次做这个梦的时候,他终于感到不对劲,但他一点也没收敛梦引导着他做的动作。在少年无法、只胡乱喊着他的名字时,他咬着少年的耳垂,低低笑了声:


  “好玩吗?”


  少年保持着双眼迷蒙、身体不受控制的状态,“哼嗯”一声,弯起了被沾湿的唇角,气质在一瞬间转变。


  不同于先前的乖顺,少年半睁的眼中是生理性泪水和痴狂,嘴角的一点笑意是欢愉和嘲讽,原先还会做些拒绝动作的四肢主动缠上了爆豪的身体。


  “那你呢?”少年的声音带着点不屑的笑意,“小胜。”


  接着,这种梦做了第四次、第五次……第无数无数次。


-tbc-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