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MHA】论8.25晚榆女士和亲友都聊了些什么01

△榆女士真的吃的很杂x

△一共有01、02、03,应该都是段子!没头没尾的大家注意一下(´▽`ʃ♡ƪ)

△洁癖小可爱们请不要拉黑quq看喜欢的就OK了!

——————


—胜出·黑咔—


  绿谷出久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在这张床上醒来了。身体是惯常的疲惫无力,个性是一如既往地无法发动。他慢慢吞吞从床上爬起,被进入的感觉还过于清晰地残存在身后。


  绿谷走进了浴室,一边洗着早就被爆豪胜己清理过的身体,一边觉得疲惫不堪。本就发达的泪腺在他这种疲惫到控制不住情绪的情况下更是肆无忌惮,眨眨眼,豆大的泪珠就扑漱漱掉下来,带着温度,混在热水里,和糟糕的情绪一起滚进下水道。


  和爆豪的关系,说到今天都没说明白。说是朋友,却跳过了朋友的边界线向着恋人一往无前;说是恋人,却又没有恋人间的情感交流磨磨蹭蹭地在往朋友的方向倒退。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维持着肉体关系,从折寺一路走到变成职英的现在。他对他们这段关系一直看得很明白,所以他既不奢望什么相敬如宾,也不觉得他们能够把关系理清然后一拍两散。


  绿谷出了浴室,在热气还隐隐覆在身上的时候一鼓作气冲进了被窝。厚重的被子压在身上把他捂得严严实实的,连他因为浑身上下的无力感而产生的烦躁都压下不少。


  会被这样老老实实地锁在屋子里,到底还是那场事故的原因——


  因为个性事故,他经历了一场半爆体。仿佛全身都被一点点撕开、甩去、碎裂的痛感让他昏厥醒来再昏厥……思维在这期间被消磨,无法控制身体的无力感被浸没在了脑海之中,隐藏在神识之内。


  再醒来的时候,爆豪瞪着双赤红的眼睛守在床边。无力感侵袭,他连动弹一下手指都无法,被撕裂的感觉还在隐隐出现,臆想出来的痛感令他不住地流下冷汗。爆豪敏锐地发现他的不对劲,上手就抓住了他。


  真实的痛感很快把臆想压制,他慢慢冷静下来。爆豪也冷静下来,给他讲述了他的大致情况。无论是全身将长时间处于疲惫状态,还是个性将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失去,他都表现得很平静。他点点头,脑中有些迟缓地旋起思维风暴。


  然后,他藻绿色的大眼睛有些迟钝地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定在了爆豪的方向:“小胜……这里是哪?”


  他于是眼见着青梅竹马的青年露出了一个显然是抑制不住了的扭曲笑容。


  爆豪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但显然没有打算隐藏什么。他伸手捂住眼睛,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他这么些年来,想了恨不得成千上万种让绿谷出久失去能力变成一个真正的废物的方法,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等他敲定出其中伤害最小的那个,敌人就个性暴动了。


  他顺理成章地、带着他变成了废物的心上人来到了这栋为了同居而准备的房子,理所当然地将他锁在他们将共同拥有的房间里——


  太棒了。


  “废久,”爆豪胜己的声音甚至因为欣喜而带上了哭腔,“别想走了。”


  于是日复一日的、无止尽的欢爱开始了。绿谷出久会哭、会喊痛、会变得脏乱……这些都没关系,反正爆豪胜己能动,反正为了照顾新一任“和平的象征”他缺勤也没有太大关系,反正——


  绿谷出久现在是他一个人的。


  在今日份的欢爱结束前,绿谷还是像以往那样哭得一塌糊涂。他到今天也没想懂他们单纯的肉体关系到底是在哪个环节出了岔子才会跑上这条漆黑的岔路。


  他被爆豪的动作激得扬起了脖子,连喘息都变得短小急促。他感受着自己几乎从未恢复的身体状况,突然害怕起了未来。


  结束后,他闭了闭眼,疲惫不堪。他几番开口,又抿紧了唇,最后才开口道:


  “小胜。”


  “拜托了。”


  “放过我。”


  说完,爆豪胜己就冷下脸来。他瞪了绿谷一眼,而后在为他掖上被子时凑在他耳边笑了声:


  “做你的梦去吧,绿谷出久。”


  说完爆豪就走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