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知

是超级杂食党!
没有固定喜欢的cp!
坚决喜欢hiro糖!!!

【恋与】Joanne的系统旅程

△原创女主

△恋与制作人-白悠

△和先前的《我》有一定关联√

——————


  “系统,我问你下哦!”小小的女孩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嘟了个嘴把自己逗笑了,“你说我是魔女——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魔女呀?”


  “你是唯一一个。”系统平静的电子音响起,女孩打开衣橱,拿出条黑红配色的小洋裙,在镜子前比划着:“那我岂不是珍稀物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系统只说了一句话,而后再没出声。女孩见系统不再出声,脸上洋溢着的欢快渐渐消失。她站在莫大的城堡中,这个属于她的巨大房间中,除了自己的呼吸,其他什么也听不见。


————


  迷路。


  因为追足球所以跑离了公园,却不知道为什么捡起球的一瞬间自己就置身在了一片森林中的白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警惕地四下打量着,没有过于自信地在这片陌生的地方随意走动。


  “哇!”“什——”


  突然从树上倒吊着挂下一个人,白起被突然出现在眼皮子底下的脸做出了剧烈地反应。一个“什么”还没说完就下意识做出了攻击。那人也不急,吓完就一个闪身又翻了上去。


  白起立即抬头去看,却看到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嘻嘻笑着趴伏在空中,身上隐隐泛着光亮。


  “下午好啊白起小朋友!”女孩咧着嘴,笑得不怀好意,“欢迎来到魔女之森!”


  “是恶作剧吗?”白起听出这里是女孩的地盘,虽然知道恶作剧怎么也不会到这个程度,但还是下意识问了句。


  女孩的眼睛亮了亮:“这个也能算恶作剧吗!”说着她从不可见的空气阶梯上坐了起来,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莹莹的白光以光束的形式冲出,附在所经的每一样物体上,森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白起的双眼映着光,看上去亮得不可思议。女孩看看他,眯了眼,神秘一笑:“魔,法。”


  在白起将信将疑的目光中,女孩起身,沿着空气阶梯一步一步从空中走下、到他面前。她伸手提着裙子,向他行了个礼。


  “世界唯一的魔女乔安妮(Joanne),欢迎您来到魔女之森。”


————


  “这片森林的时间是不是停止了?”时不时会来魔女之森串串门,几年过去了,白起才发现女孩的生长速度不对劲,“我看别的女生这个时候基本都比男生高一点。”


  “这样说很失礼诶。”女孩气鼓鼓地踢踢他的腿,嘴里还叼着多亏了他才能吃上的棒棒糖,“我长是长得慢了点吧,你也不能说我一直没长吧!”


  白起抓抓脸,创口贴的边缘被他的手指刮过有些翘起。他摸了摸,刚准备把创口贴的边缘贴平,就被女孩伸手一下撕掉。他疼得皱了下眉,到底没吭声。


  “哇,你小子不得了嘛,打架很厉害嘛!”女孩看着他那个明显是刀具划过的痕迹,默默检查了下他身上的伤口,确定这个是全身最重的伤了。她拿食指悬在伤口前,神情严肃道:“痛痛飞走吧!”


  “这是哄小孩的招吧……”白起无奈地伸手去摸那个伤口所在,却摸到了一片光洁。


  “哼哼……”女孩见他诧异,不免开心道,“毕竟我是魔女嘛!哄小孩子的花招可是手到擒来地会用哦!”


  “那你会抓虫子吗?”白起在这片森林里从没见过虫子,只当是这里本就没有,估摸着女孩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个物种存在,所以才问了这句来逗她。


  “你如果拿这种玩笑去逗悠然,她搞不好会生气哦?”推测着现实社会的时间,女孩试探着问了,却得到白起茫然的回复:“谁?”


  “哼哼,”女孩嘚瑟地摇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你是欧式魔女吧?”白起忍俊不禁,他伸手对着女孩打了个响指,“我先回去了,作业还没做完。”“喂,这个世界的时间对于你的世界差不多可是静止的诶?你能有好多好多倍的时间来写作业哦?”女孩下意识挽留。


  “你看着会无聊吧?”白起理所当然地扬扬下巴,“而且不按时完成任务会养成拖沓的习惯,这样不好。”


  “那你快点做完作业哦。”女孩懂事地站在原地,微微露出点担忧然后朝他挥手。他背对着她,有点对着朋友耍酷的感觉,就那么挥了挥手。


  他离开后,森林又暗了下来。女孩又在原地站了会儿,而后轻轻地飘回了自己过大的城堡。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居住,所以这个世界的时间过得太慢太慢,女孩仍然没有长高,树却依旧生长,一点点地拔高了。


  白起也一样。


  他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女孩却仍然是女孩。他脸上还带着明显是打架留下的伤,却笑得恣意。女孩紧张地飞过去想给他疗伤,却被风一阵带回。她解除了魔法,却没有掉下去。风温和地托着她,将她送到了地面。


  “你学会魔法了?!”女孩开心地扑上去,他只伸手拍拍她的背,也不抱紧她,也不拦下她。


  “应该是叫,Evol。”白起点点头,“我见到悠然了。”


  “我就那么提过一次,你还记得呢?”女孩识趣地自己跳了下来,感觉到身上消失掉的另一个人的温度,她顿了顿,被白起突然拿出的棒棒糖晃了眼。


  “我很久没有来你这里了。”白起解释道,“等我成了警员,我会变得更忙,所以比先前多带了一点。”


  “哦哦,谢啦!”她接过那把白起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棒棒糖,把话题扯回了自己的任务,“悠然现在是不是像个天使一样?”


  “不,”白起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眸里泛出点柔和的光色,“她只是个笨女孩。”


  “哼……”女孩不在意般地随便应了声,调侃的意味中带了点什么不知名的情绪。大概是体味到了白起“悠然并不需要足够美好”的这么一层意思,她沉默着紧了紧握住棒棒糖的手。


  “如果,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话。”白起看到她皱了眉,却对他露出笑颜,“写信不方便的话,你也可以来找我托梦哦。”说着,她自己肯定了自己所说的话一般地点了点头,“毕竟,我是魔女嘛。”


  白起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面对着这样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他于是匆匆忙忙地说了句“谢了”,道别都来不及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时空。


  女孩僵着身子,缓缓跪坐到了地上,失神地望着前方,发了会儿无谓的呆。


————


  白起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心沉着沉着,碰到了底,倒突然让她想起了自己原本的任务来。她闭着眼念了些什么,眼前缓缓凝出了一面镜子。她睁眼看进那面镜子,镜子里却是另一个女人的面孔。


  “系统。”女孩难得呼唤系统,系统也就没什么犹豫地迅速回了声:“是,我在。”


  “这个世界的任务是让白起和女主在一起吧?”她看着镜中显然不是悠然的女人,沉沉地眨了下眼。“是的。”系统不带什么情绪地回复了。


  女孩看着女人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包着《白夜行》封套的日记写起了什么,看了会儿那个搞不好年纪比她还要小上许多的女人的日记,她开了口。


  “好。”她点点头,眼泪从眼眶里被不怎么经意间摔了出去。


  “我知道了。”


————


  她没有对那个女人做任何事。


  只是在白起忙自己的事的时候,悄悄动了点手脚,耽误了他一点点的时间,让他没那么快回到警署。


  那个女人的逝去,不是她一手操作的,所以她没必要这样难过……


  难过得像是,为了白起把自己的存在给磨灭了。


  “很快就要去下一个世界咯?”即便带了俏皮的语气词,系统的电子音也不会立刻变得生动起来。


  她点点头,眼泪还是流不尽一般地滚落着,哪怕她的身体在系统的操作下一点点消失,眼泪还是洒落在地面,直到她完完全全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她在这个世界,其实等了很久很久很久——才等到了那个,抱着足球,浑身都脏兮兮的,脸上还贴了块创口贴的男孩。


  在她的视线对上男孩琥珀色眼睛的瞬间,她突然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她一直在等的。


  “哇!”“什——”


  这就是她和他的第一次对话。


————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白起的身体几乎是完全没经过大脑的指挥,就稳妥得甚至有些冷血地完成了一切处理事项。


  没事做了,大脑就活过来了。


  他沉默地胡乱走了一通,虽然知道会很麻烦,但还是觉得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迷路了就好了。想着,他一抬眼,发现自己下意识走到了小时候玩过的公园——


  也就是他每次要去到魔女之森的“时空大门”。


  他抿抿唇,知道自己忙了这么一通,过了这么好些天,魔女的世界里或许才零散地过了几个小时,或者甚至几分钟。


  他抬脚踏了进去,却在一瞬间感到整个人都晃了一下。从里到外、从灵魂到躯壳都被什么冲击着震颤了一下的感觉实在是过于难受,但也没有他不仅没有进到森林,还看到自己给魔女带的棒棒糖尽数散落着从空中砸向了地面难受。


  他这次去,虽说多带了,但怎么数也就只有十来根。可这满地的糖,应该都是他带给她的。


  那就是说,每次只有自己和魔女见面的时候,魔女才会吃一根棒棒糖。如果说她是不喜欢吃这个……她明明每次都表现得,甚是欢喜,也甚是喜欢。


  糖果自己飞了起来。


  像是它们突然变成了吸铁石,白起的右手突然变成了铁一般,一根根棒棒糖都迅速地飞来,而后妥帖地收拢在他手心。


  白起突然明白,这就是魔女同他的诀别。


  他收回那只踏进了公园的脚,却没有再出现震荡的感觉。白起想,刚刚那下,或许是魔女之森碎裂的瞬间,应该会产生的、巨大的能量团诱使现实世界都为之一动了。


  他突然一愣,四处大量了下公园,又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棒棒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到这里来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拿着这么一大把棒棒糖。


  他想不通了,便当机立断决定要离开了。他转身向着其他方向走去,在不远处的巷口将棒棒糖尽数扔了进去。


  而后,白起离开了。

评论(2)

热度(17)